欧阳懿:想念小豹子

Share on Google+

回到故乡
我还是喜欢去凌江阁下的竹林
或者之上的楼顶
还有引鹤茶社
去想念一些豹子
神秘的小豹子

小豹子的皮毛光亮柔软
就像我家小孩子一、两岁时的皮肤
小豹子的脑袋和脸蛋溜圆
就像我家小孩小时候的脑袋和脸蛋
还有她的眼睛澄澈明亮
就像我家小孩小时候的眼睛
以及像明镜台上的镜面

那可怜爱的小豹子啊
滑溜神秘得像温润的微风和晨光
在山里,她是一只真正的小兽
在农家破屋,她衣衫褴褛
在城里的学堂,她喜欢唱歌跳舞
她喜欢数理化,她喜欢诗歌乒乓足球
她一会儿是男孩子,一会儿又是女孩子
她曾经让我给她传递纸条给另一只小豹子
老师们都不知道

这样的小豹子简直就是神迹
我曾经告诉小二哥陈卫童学
你不是要看到神迹吗,她就是
这事银夏和田子辉能作证

我在败壁残垣上见过她遭罪
她被拘捕、枷锁或残杀在金字塔里
那些非洲、美洲、亚洲、欧洲的金字塔在荒原上哆嗦
在阴森恐怖的丛林里呜呜呜呜
人或者国王、贵族都不在了
化为淤泥尘土
我疑心所有这些地域
发生过人类无法想象的灾难或瘟疫

我无限想念那些小豹子啊
她是怎样可怜爱又神秘的孩子

2016年11月18日 37公里坡

北京之春
2016年12月8日

阅读次数:62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