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有闻香下马,今我闻香上车,找寻香气发源地。

一路上想入非非。若奇香发自波斯美人,那今晚美死我了。若异香来自江南西施,那今晚乐死我了。车停后香气愈发浓郁。定睛一瞧,原来是人大校园。一切都明白了,香气来自张师傅的鸡汤之香。我随意拦一学生故意问,香气打哪儿来?那人大学子与雷洋有几分神似,一脸懵逼的样子回答道,这你都不知道?张师傅熬的鸡汤早已名声在外。

我奚落道,不是说“雷洋案:我们不会忍太久吗?”

他仍然一副懵逼的样子说:“忍,谁不会啊?我们人大校训就是一个字,忍。”

我纠正道:“不是一个字,后面还有,是‘忍到铁树开了腔,忍到太阳熄了火’。”

他这会儿不懵逼改吃惊了:“这你也知道?”

网红张鸣张教授,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在北大荒上山下乡期间入党。1994年考入人大历史系,1996年毕业留校任教。两年就能毕业,怎么回事?业余爱好,熬制祖传鸡汤灌输舆论,深受劳动人民喜欢。张氏鸡汤临床疗效为,让读者明白今生今世吾土吾民我党我国。找到张教授,相见恨晚一见如故促膝谈心自然而然发生了。

习总:“先对接头暗号吧。一日入党终身为党。”

张鸣:“不交党费,看把我怎样?”

习总:“你牛逼你拽,党反过来向你交党费。这接头暗号还挺复杂。”

张鸣:“嗯,是为我个人量身定做的。”

习总:“听说您不交党费跃跃欲退。今天我代表党代表全国人民,来恳请您不要退党。你若退党会吓死我,您若退党党会垮。您每天以一个共产党员的身份指着党的鼻子叨叨叨,叨叨叨。听了您的叨叨,老百姓开了心解了气,您简直就是党的大救星啊。”

张鸣:“那是我作为一个共产党员应该做的。”

习总:“关于不交党费?你心里真实想法是?”

张鸣:“习总您知道。党费数目不大,咱交得起。不交党费是为了引起党的注意,婉转表达对党的不满。”

习总:“党怎么你了?有哪些不满说出来,我替你做主。”

张鸣:“俗话说人尽其才。我却只是一个小小的普通教授,您不觉得大材小用了吗?”

习总:“你想当什么官?说出来我替你安排。”

张鸣:“谢习总。恕奴才不敢接受。”

习总:“哪又是为何?真搞不懂了。既然自以为是大材小用,党提拔你就是了。怎么又推三阻四的。你到底意欲何为?”

张鸣:“习总啊,您知道,我们入党就好比做那个,身为党员发表自由民主言论就好比立牌坊。虽然做那个立牌坊是世世代代那个的最高心愿,可毕竟咱是做那个的,立牌坊得悄悄地默默地立于无形,让一般人察觉不到。可若您一下子把我提拔起来,譬如担任副校长,或宣传部副部长,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牌坊将顷刻间倒塌,张师傅鸡汤立刻变臭没人会喝,到那时,张鸣就不是张鸣了,是一坨臭狗屎了。”

习总:“哦,我懂了。这牌坊的拿捏分寸还挺高难度的,搞的不好会砸了招牌。”

张鸣:“习总英明。”

习总:“咦,绕了半天,还是没有说清楚为何不交党费?”

张鸣:“不交党费,是为了麻痹舆论误导网友,使网友以为我本一心向明月,无奈党不许我退党。因为按照党组织原则,6个月无理由不交党费将被视为自动退党。既然我超过6个月不交党费,可以以此证明我有心退党,可党组织不执行视我为自动退党的党规。”

习总:“万一党组织坚决执行这条规矩,视你为自动退党,你会怎么想如何做?”

张鸣:“嘻嘻。正因为吃准了党不会执行这条规矩,才敢走这步棋。”

习总:“为何这么怕退党?退党不一样当网红出书赚钱?”

张鸣:“现在不行了。不是党员的话,别说是什么副校长副部长,在大学谋个教授的职位都难。噢对了,习总您装什么装?您不是前几天还在高校政治思想工作会议上指出要加强党对高校的绝对领导吗?”

习总:“是啊,既然要在中国混得人模狗样,就必须服从党的领导。这个要求不高吧。”

张鸣:“合情合理。这个国家是由党创立的嘛,不喜欢可以退党做个自由人。”

习总:“根据你在网上的文章看,你真的希望中国实现西方那种民主自由吗?”

张鸣:“怎么可能?西方民主与共产党领导的矛盾无法调和。作为一个共产党员,您借我十个胆子也不敢啊。”

习总:“事实上很多人敢,又不会杀头,嘴上说说没关系的。今天不是毛主席时期搞阶级斗争搞阶级消灭。”

张鸣:“但会被开除出党甚至被辞退工作,失去话语权平台打回原形,什么都不是,普通人一个,失去名誉地位财富,我。。。”

习总:“很多人无所谓,很多人甘愿坐牢也要追求自由实现民主。”

张鸣:“那不是我。习总,请相信我,我受党教育多年,受党培养多年。我眼前的一切,都是党给的,离开党我什么都不是。”

习总:“你也太谦虚了吧。”

张鸣:“肺腑之言。不过离莫言同志还差远了。”

习总:“毛主席说过,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你的牌坊也立不了多久了,还是早做准备吧。”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