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琼:最后一堂藏文课

Share on Google+

我在里昂教藏文,说来也有几年了。里昂人学藏文藏话的不多,但每年都有那么几个。

几年前,我第一次把招生广告贴出去以后,真有那么几个报名的人,可上课没几天,学生少了一半。这不是我讲课讲得不好,而是西方人的兴趣转向太快了。

两个月过后,学生只剩下了两个,一男一女,男的叫弗朗索瓦,是个画家,女的叫斯莫,是个教师,两人学藏文藏话的目的就是想去西藏旅游。第六个月的时候,斯莫突然让我给她教一些汉话的日常用语,她说她的一个同事刚从西藏旅游回来,带给她的礼物是一句话:“学点日常用的汉话比学藏话更实用。”

我又给斯莫教了些汉话的日常用语,什么地方怎么去?什么地方在哪里?什么东西多少钱?等等等等。

月末的一天,斯莫告诉我说:“今天是我的最后一堂课。下周我就要去西藏了。”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1,06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