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敬之:内政不容干涉论

Share on Google+

这句话没有一个字站得住脚

老调反复重弹,习以为常即成当然之理,但认真思考则知大谬不然。例如,晚近百多年来,“内政不容干涉”一语盛行不衰,彷彿理直气壮,仔细思之,这句话没有一个字站得住脚。首先,何谓“内政”?有形之相如国家民族之类,尚可勉强粗分内外,而政治并无具体之状,内外的藩围是什么呢?内可以小之又小,小到单一的个人独体还不止,圣贤修身讲究的是起心动念之微,正心诚意格物致知,不妨细之又细、微之又微。大则可以越出邦界国界,越出地球疆域之外,野心家整天作梦,一会儿要“捞月”,一会儿要“捉鳖”,其藩围大到无穷无限。

莫说在这科学发达的今天,即使在相对闭塞的古代,也早不存在绝对的时、空、内、外等概念了。例如,床第之私总该算内得不可更内之事了吧,但史上有多少翻天覆地的国家大局是因当政者床第之私而起?顺此类推,当政者的一举一动,哪怕一念之微,都是攸关国家甚至世风之兴衰,古代国王好细腰就使许多人为了减肥不惜饿死,国王喜欢三寸金莲的舞姿就引起妇女缠足之风,现在小小地球上的任何两点都是指日可达,还有什么政治分得出内外?甚至这国之人抽何烟吸何气,亦与别国的经济与民生息息相关,怎么能不干涉?

“弔民伐罪”是千年经典明训

何况“政治”,本来就是管人之事。管当然就要干涉,也要被干涉,无所谓内政外政。如果完全不许干涉,那乾脆免谈政治。人都喜欢自由自在,不喜欢被干涉,然而事实上处处都要受干涉,处处都在干涉人,例如到某个场合就要接受那场合的规矩,插手别人口袋、随地吐痰都可挨骂受罚。完全没有干涉的地方,即所谓无法无天的化外之地,谁都不会乐意生存。每一个人都要自己管住自己,或称自省自察,即自我干涉或称自我检点,但自我检点并非人人所能,故必须依靠家教、族训、行规、国法,在在莫非干涉,皆可谓政治。政治,只能区分“有道”和“无道”,无所谓“大”“小”“内”“外”。

谚语国法大如天。但天若无道,百姓也要揭竿起义;国若无道,别国理应干涉。“弔民伐罪”是中华行之千年的经典明训,绝对没有眼睁睁看着别的族类忍气吞声听任宰割的道理。所以“内政不容干涉”一语尽管盛行几百年,也是站不住脚的废话。中华之所以屹立千年有世界最长未断的历史,全靠不断出现对暴劣之政的干涉。最早的汤武革命,被推崇为圣贤的事业。其后,各国争霸更是明目张胆彼此干涉内政。申包胥哭秦廷和伍子胥请义师,都是恳求别国来攻打本国,成为千古美谈。现代那位推翻帝制建立民国的革命先行者,主要不是在中华本土搏斗,长期都在国外,立足美国作鼓吹,还流亡英国请求保护,甚至曾托庇于日本的黑道人物,有人因此而指责他是汉奸卖国贼吗?有人因此而指责那些外国干涉中华内政吗?

人类难免一天到晚互相干涉

晚清末叶,洋人在中华的横行霸道,国人对之深恶痛绝,因此“内政不容干涉”一语甚嚣尘上,固然其来有因可以理解,但是冷静地客观而论,在天堂式大同世界到来之前,人类难免(也是必然)一天到晚互相干涉。干涉,不应一概而论。以大欺小,以强凌弱,那叫侵略,那是罪恶;以正抗邪,以仁义锄暴虐,那叫正义,属于王道。因此,中华语文里很早就有“弔民伐罪”与“箪食瓢饮以迎王师”两语,都是正面的大好话。“弔民伐罪”,意为帮老百姓攻打罪恶的统治者,明摆着是干涉别国的内政,而“箪食瓢饮以迎王师”译成白话就是敲锣打鼓欢迎外国干涉内政之意。

实际上外夷干涉并非全无道理,有时我们确实理亏授人以柄,更有时我们自己欢迎干涉、求人干涉。这里仅举一个例子,香港百年前只是一个小小村落式渔港,成为租界后一跃而为富可敌国,堪与超强平起平坐。大英帝国固然曾从香港掠夺了大量财富,可它也给香港制造了大块黄金宝地。再举一例,那位革命先行者(孙中山),不是多承外国使领馆的庇护,才逃脱本国的追捕吗?而且,后来终于成功的那次(一九四九年)革命,实际上是在别国领土上策划的对本土进攻。那算不算干涉内政?即使算,那算是谁在干涉谁?

真正有自尊的强国,不必也不会在乎别国的干涉。举个例子,半个世纪前那个妄想成为天下霸主的人(毛泽东),以为黑人可成为埋葬美帝的主力军,曾在天安门上堂而皇之接见一个以野兽为名的党魁,把别国上不了台面的黑社会人物当作贵宾来供奉,适足自显其陋而已,丝毫无损于美国,美国从来没有指责哪个狂妄的疯子干涉美国内政。一个国家如果真的“吃饱了没事干”一味干涉别家内政,什么“援”谁呀、“抗”谁呀、甚至吃果子拣软欺负弱小还耍流氓口吻要“教训”谁,都属于吃饱了没事干的瞎折腾,那才真是自取灭亡。

动向2016.12

阅读次数:92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