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国际大新闻是一通电话。特朗普和蔡英文通了一个电话,顿时舆论大哗,比北朝鲜爆了一个原子弹还要严重。这通电话的看点很多,值得一一看过来。

自行公布,没有传统媒体的事

美国的几大主流媒体最近颇为不爽。竞选期间失落了媒体的中立原则,公信力降到最低点,此乃有目共睹的事实,他们和特朗普对此你知我知,于是媒体和当选总统特朗普的关系就变得相当尴尬。纽约时报等媒体领头羊还时不时地发文章敲打特朗普,特朗普却摆出离了你我照样快乐逍遥的姿态。

未来的特朗普总统和现在的蔡总统在电话里说了什么?两位总统没说,要紧的不是说了什么,要紧的是打了电话,而且在电话里他俩互称对方为总统。

美国媒体和一众专家的评论却可用胆颤心惊来形容。专家们在摇头,说这特朗普真是个外行,一点不懂国际关系,竟然打破了以往几十年的规矩,美国总统是不可以和中华民国总统接触的,而且竟然冒中国之大不讳,称“台湾地区领导人”为“总统”,这通电话会让以往几届美国政府建立起来的中美关系前功尽弃。媒体和专家们又一次小看了特朗普。他在推特上说,既然美国卖给台湾几十亿的武器,我为什么不能接对方一个祝贺电话?这话听起来特单纯,特家常,其实他是话里有话。

他其实比基辛格更懂中国

特朗普和蔡英文一通电话,可两位总统这通电话,却不是掏出手机就能打通的。国际交往极其讲究protocol,俗称外交礼仪,其实更准确的说法是交往规矩。两位总统要不要通这个电话,怎么通,互相怎么称呼,交流什么,对外怎么公布,从头到底,双方助手们都要预先详细安排好,定下通话时间,这才能通得起来。美国特朗普总统和台湾蔡总统这番电话,对蔡总统和台湾人民的“破题”意义是不言而喻的,特朗普怎么会不知道它对海峡两岸的震动,不知道箇中利害。他对外公布的新闻非常简单,因为简单所以信息也很清晰:以往几十年美国总统不能接触台湾,不能称台湾总统为总统的规矩,不是我立的,是别人立的,我为什么要按别人给我立的规矩玩?

自从美国和大陆建交,以往几十年里中国政府在国际舞台上全面布局,步步进逼。基辛格在特朗普大选后给特朗普开单独辅导课,说你一定要找一个懂中国文化的人来处理中国事务。然后他一转身又跑中国去了,在中国他仍然是上宾,中国人知道他是帮着护着中国的。商人特朗普在中国有生意,以前还输了两个商标官司,第三个官司却在大选后突然赢了。这么多年特朗普怎么可能不在心里琢磨中国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其实比基辛格更懂中国。当选之后到宣誓就任,这段时间是特朗普能进能退的阶段,此时和蔡总统的电话,就是一个信号,也是一个试探:从此之后,你得照我的rule玩。

中国政府倒是领会了特朗普的这个信号,表现出前所未有的低调和克制。竟然没有“强烈抗议”,这太不平常了。要知道,称台湾的政府为“中华民国”,称台湾的领导人为“总统”,任何暗示台湾是国家也有自己政府的符号和称呼,从来就是中国政府的痛点,那是忌讳中的忌讳,是大大地伤了“中国人民的感情”。这已经在国际上成了规矩,美国人也不得不照顾“中国人民”这种“感情”的。这也是两位总统一番电话就把美国的媒体和专家们吓得战战兢兢的原因。

特朗普:我可不会惯着你们!

中国政府比这些专家明白,它知道这次玩真个的来了。以往玩虚虚实实,是中国人的强项。虚的东西是只嚷嚷不来真的,实的东西是做了不说,温水煮青蛙慢慢加热让你有朝一日水深火热。今日韬光养晦,明天君子报仇,这才是东方智慧。西方人常常看不懂,中国政府自己是懂的。《环球时报》找了一帮中国教授专家,又是断交,又是战争,这是虚的,吓得了美国的学者专家,却没吓到特朗普。特朗普再次在推特上发话说,“中国将他们的货币贬值使得我们的公司难以竞争,对我们的产品进入中国徵重税(我们并没有对他们的产品这样徵税),在南中国海中建造巨大的军事设施,中国问过我们OK了吗?”

然后他自问自答:“I don’t think so!”这不是一句简单的否定回答,不是“No,they didn’t.”这是一个带有强硬情绪的表态:我可不会惯着你们!

三十年来,中美关系建立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之上,中美贸易和经济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从克林顿总统开始,美国政商两界建制派们都认为,中美已经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局面,中国工人正在为美国人打工,这是一个双赢的格局。美国人自己骗自己,说中国经济上去了就必然会民主化,这样一想他们就眼睁睁地看着越来越暴戾的中国政权把民主化台湾逼到了几乎窒息的地步。中国的狂和狠,是西方建制派特别是西方左派惯出来的。这次美国大选,其实就是希拉莉维持现状派和特朗普改变现状派的选择。对特朗普来说,以往的中美关系,不是双赢,而是中国赢、美国输了。特朗普将要改变这个格局。特朗普总统和蔡总统的电话,只是好戏拉开大幕的铃声,更精彩的还在后头。

动向2016.12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