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举不是买卖也非儿戏

时文:二○一六年十一月一日,辽宁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七次会议。大会举行了两次全体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表决通过了辽宁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七次会议选举省第十二届人大常委会委员和通过省第十二届人大各专门委员会组成人员人选办法。第二次全体会议选举产生了三一名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委员,通过了八四名省人大各专门委员会组成人员,完成了补选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委员和补充省人大专门委员会组成人员的任务。此次大会强调“要用实际行动肃清拉票贿选案的恶劣影响”。

至此,无法履行职责的辽宁省人大常委会才恢复正常。

──《辽宁拉票贿选案后省人大常委会一个半月恢复正常》,《中国经济周刊》二○一六年第四十六期

插嘴:辽宁那个于二○一三年集体贿选,履行了三年“贿选职责”的非法团伙,只须一个半月的折腾,就“恢复正常”作为全省最高权力机关“履行职责”了,这是神话吗?只从此届省人大的代表人数来说,三年前第一次会议时应到六百一十九名(实到六百一十四名),贿选涉案五百二十三名,到离今“一个半月”它召开“第七次会议”时,乾干净净的合法代表只有八十五名,绝对低于开会法定人数;事实上也不可能把他们自己通通选成常委和专门委员会官员且需三十人兼职吧?那么那些凑够法定人数的几百“合法代表”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呢?不能玩儿戏啊!

又见颠倒历史

时文一:菲德尔卡斯特罗同志……为世界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建立了不朽的历史功勋。

──习近平同志就卡斯特罗逝世致唁电,央视二○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广播

时文二:菲德尔卡斯特罗是一名狂热的革命者,他……短暂地把世界推向核战争的边缘。

──《纽约时报》二○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新闻

插嘴:蕞尔小国古巴,难说有什么为全世界事业的“历史功勋”,除了一九六二年充当强大的“社会帝国主义”苏联的帮凶,在美国门口偷装核弹“短暂地把世界推向核战争的边缘”。即使在毛泽东统治时期,中国也从未支持过他们的这种勾当,更未奖励它的“历史功勋”,毛泽东甚至斥“卡斯特罗无非是豺狼当道”的“狐狸”;那狐狸则回骂“中国是最危险的修正主义者”、毛泽东“已经患了老年癡呆症”!这段“世界社会主义事业”的历史,怎么突然变成“不朽的功勋”了?真是又搞“把颠倒的历史颠倒过来”吗?

中国新常态

时文:“民生观察”负责人刘飞跃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刑拘

──二○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民生观察网

插嘴:观察国民生计则颠覆国家政权,然则民生则国亡,国兴则民死。这是中国的“新常态”吗?

不该“以人责官”

时文:人命关天,记者十万火急求助,总把“为人民服务”挂嘴边的李东方主任此事焉能安然入睡?忘记是谁养活你的了?──压根儿就不知道吧?

──李悔之:《惊天血案记者告急求救,李东方主任你焉能安然入睡???》

二○一六年十一月十九日《博客中国》

插嘴:此文评的是三天以前发生在陕西延长县一位村主任全家老幼被杀得四死四伤的那场血案,当记者获讯到医院采访并电话报告县委办公室主任李东方请求行政援助时,那个李主任以他“已睡了”为由挂断电话不理了。作者由是问他如上云云。我想作者如果把李东方当做一个“人”来责备,那是千该万该的,是人就不会像他那样冷血。可是他不是人而是官,你责他“忘记是谁养活你了”却责错了。作为官员,他当然不忘他是靠“吃党的饭”而不是靠人民养活的,所以严守不得“砸党的锅”之规矩;那是属当今的“最高指示”,没有官员敢“挂断电话不理”的。至于“为人民服务”?好像“挂嘴边”也多余了吧!

选举牵出悖论

时文一:我是昨日(十一月十四日)下午四点许在居住的小区内向选民发放一张宣传单《冯正虎向选民拜票》,遭到五角场街道工作人员的非法阻止,妨碍选民自由行使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其破坏选举的行为理应受到追究。不知谁报一一○警察,一一○警车赶到,……说领导要找我谈谈,要我(随)警车一同去五角场派出所……接受二十四小时的继续盘问,……让我无法自由行使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在选举日(十一月十六日)之前完全没有机会可以进行竞选宣传。

──二○一六年十一月十五日冯正虎微信

时文二:习近平在参加北京市区人大代表换届选举投票时强调,保障人民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确保选举工作风清气正

──二○一六年十一月十六日《人民日报》头条标题

插嘴:头天公民被非法阻碍参加竞选,次日核心领导就“强调保障人民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看来此核心真得民心。不过我的高兴过早,细看人民日报上述新闻的内文,核心所“强调”的原文是:“这次县乡两级人大换届选举是全国人民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选举工作要坚持党的领导……”。你冯正虎去“自由行使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申请和接受过哪一级“党的领导”呢?须知按照中国特色,如果不由党来领导,绝对不给人民权利;如果都由党来领导,自然只是党的权利了。冯正虎先生以及各地自己领导自己参加竞选的公民们,懂得这条悖论吗?

动向2016.12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