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 Wenguang
中共当局,在香港特首普选问题上,背信弃义、失信于民,犯了时代的大忌,也为中国古代传统所不容。


(一)关于“民主”毛泽东失信于民数十年

1945年7月,黄炎培与傅斯年等飞赴延安。毛泽东在窑洞与他们会谈。黄炎培问到:一个国家“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周期率如何打破,毛泽东自信地回答:“我们已经找到了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当时很多知识分子,信以为真,支持中共夺取政权,但是毛泽东取得政权之后,背信弃义,失信于民,根本不想建立民主,从来不让“人民来监督政府”“人人起来负责”,。

(二)关于“普选”中共失信于大陆六十五年

1949年9月,共产党领导下的“政协会议”, 吸收了几个当时著名的民主党派民盟、民建、九三、农工等和一些著名的知识分子通过了“共同纲领” ,其中5次承诺,建国后将实行普选。

其中十二条规定:……“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由人民用“普选”方法产生之”。

十四条规定:……“凡在军事行动已经完全结束、土地改革已经彻底实现、各界人民已有充分组织的地方,即应实行“普选”,召开地方的人民代表大会”。

但是中共建立政权之后,至今65年,根本不见“普选”的影踪,直到今天,大陆的乡镇长都不能直接竞选,更何况县、市、省长的选举。中共当局为何在大陆“普选”问题上食言跳票?

这是因为 1949年7月,中共在大陆的内战中虽然取得胜利,但是立脚不稳。为了获得国内外的支持,他可以公开宣布将来要实行普选,一旦政权稳定,权力在手,他早就忘了关于普选的承诺。

(见本人2010年网文《普选、直选应入宪》,2012年收入香港夏菲尔出版社的《参选纪实》p116)

(三)必须讨伐背信弃义

1997年之前,中共当局为了减少香港回归的阻力,公开承诺2017实现特首普选。今年他们以为自己在香港已经羽翼丰满,通过人大常委决定,候选人必须爱国(爱党),要经过御用机构筛选,实际上是废除普选。这是他们六十年前的故伎重演。但是这些决策者们,缺少时代感,和地区感,21世纪的香港和60年前的大陆已经大不相同了。

中共当局轻诺寡信背信弃义失信于民,这犯了时代的大忌,也为中国古代传统所不容,孔子有云: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一个人失去了信用,他在社会上难以找到立足之地,一个政党失掉信誉,他不可能获得民众真诚的拥护。

中共上层的保守派如果固执己见,香港民众的抗争,、抗命,中国人,和世界各国的声援都会教训这些倒行逆施的顽固派。

2014年9月4日星期四于山东大学

13655317356, 0531-88365021

来源:参与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