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09

%e6%b5%b7%e6%b4%8b%e5%b8%9d%e5%9b%bd%ef%bc%9a%e5%86%b3%e5%ae%9a%e4%bc%8a%e6%96%af%e5%85%b0%e4%b8%8e%e5%9f%ba%e7%9d%a3%e6%95%99%e5%8a%bf%e5%8a%9b%e8%be%b9%e7%95%8c%e7%9a%84%e4%ba%89%e9%9c%b8%e6%97%b6

这本最新出版的中译本《海洋帝国》,其全名取自美国版的英文名,其实英国原书名为《Empire of the Sea,The Final Battle for the Mediterranean,1521-1580》,是英国星期日时报(Sunday Times)2008年的最佳历史书得奖作品,作者罗杰·克劳利(Roger Crowley)的焦点在于通俗历史著作中,几近空白的一个年代,写出当时西方的基督教诸国,如何和东方的伊斯兰帝国几次争夺地中海霸权的交锋;由于今日的西方世界,是以英文世界为主,这段当时主角为威尼斯、西班牙与奥地利的神圣罗马帝国,与土耳其的鄂图曼帝国交战的影响世界的战争,就很少被英语系的文学所提及。

今日大家提到西方世界的开始,多以哥伦布为西班牙“发现”美洲,开启大航海时代为起点;然后华人世界对此认识的“跳跃”,就会把大航海时代之后,说成是西方大搞殖民地,然后演变成为殖民主义、帝国主义的陈腔滥调(背后当然带有道德谴责);事实上真相是西方基督教世界,虽然才完成了伊比利安半岛的“再征服”,即西班牙成功把回教徒赶出半岛,但在东方伊斯兰教的鄂图曼帝国却从来没有停止脚步,不断西征入侵基督教的世界;书中带有一幅1560年的政治地图,当可发现伊斯兰帝国不但仍然控制全个北非与小亚细亚,更已经把大半个东欧占领,今日的罗马尼亚、保加利亚、摩尔多瓦、前南斯拉夫所有领土、大半个匈牙利以至斯诺伐克都全部成为伊斯兰帝国的一部份,东正教的世界已经全面崩塌,基督教世界其实处于生死存亡的边缘,如果西方战败的话,今日世界的文明可能从来都不会展开,地球可能仍然处于中世纪的帝国战争之中,没有科技,没有民主自由人权,更没有互联网。

史书所谓西方“殖民”的时候,基督教当时的世界帝国──西班牙的哈布斯堡帝国从殖民地所得的,仍然远远无法支付对伊斯兰世界战争所付出;西班牙皇室因为军费开支,连续四次(1557,1560,1576,1596)无法偿还债务而宣布破产,基督教是靠新世界的资源与财务收入,抵抗东方伊斯兰帝国的入侵;今日的欧盟成员国,地中海的基督教岛国塞浦路斯,沦陷于鄂图曼帝国之手,引来的问题直至今日仍然未解决,1974年土耳其为了其“同胞”入侵塞浦路斯北部,成立了“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除了土耳其之外没有任何国家承认,令塞浦路斯至今仍然处于分裂分离的状态;1571年的勒班陀海战(Battle of Lepanto),是当时地球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海战,双方投入近五百艘战舰,动员十几万人在海上决战,最后西方战胜了东方,制止了伊斯兰世界向西方的扩张,但同时亦令地中海的贸易残破,加速令贸易的重心,由地中海转移到大西洋,令荷兰与英国等得以兴起,改写了世界的历史。

今日欧洲面对的伊斯兰移民问题,某程度上仍然是两个文明之间争议的延续;的确宗教对欧洲各国来说,已经被世俗的生活所取代,但移民往欧洲的伊斯兰教徒,却有部份受到这些“传统”的宗教信仰所影响。问题的争议之处,就是西方各国如对伊斯兰世界“传教”,甚至简单如一杯可乐,都会被视为“殖民主义”、“帝国主义”的延续,但伊斯兰教在欧洲的传播,则被视为“信仰自由”;这种不对等的关系,加上历史的“新仇旧恨”,是无法简单解决的问题,特别在东欧各国,由这些战争带来的宗教、族群与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仍然是难以解决的障碍。东欧自鄂图曼帝国入侵以来的痕迹,至今仍然困扰著五百年后的今日,这书是重新认识东欧与伊斯兰问题的好书,值得认真细读。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