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3日环球时报评论员单仁平发文,题为《中国该如何让公知高兴,这真挺难的》,点评如下。

单文讲:“时下公知享有的舆论空间与前两年相比有所缩小,他们很不高兴,自然有牢骚要发。”

查建国评:单先生说起舆论空间“有所缩小”,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不自责反责公知为此发“牢骚”.所有官办媒体都姓党了;大学“几”不能讲了;《炎黄》被“政变”了;家里开“8964”讨论会被抓了;饭桌谈“推墙”被重判了;酒席调侃丢饭碗了;网上大v被整肃了;网舆被屏蔽、封号,加强“管理”了;全体国民必须向“核心”看齐了。2017年舆论空间将进一步缩小,十九大前进入特级维稳敏感期。

单文讲:“如何赢得公知群体对国家路线的认同和支持,这是中国的一个长期难题。”

查建国评:公知是一个不埋头专业而抬头热烈关注国家公共事物,有良知有担当的知识分子群体。他们多在体制内,但与草根抗争者一样有忧国忧民之心。他们因学识对一些问题认识更深刻,因地位抗争策略有所不同,他们是中国民运的重要力量。中共想赢得他们的“认同和支持”不是什么“长期难题”,是误判,是不自量力。

单文讲:“不过有一点很重要,国家路线的对错,与公知们给予什么评价关系很小。在有些时候,甚至与‘民意’支持程度的高低也不是绝对对应关系。”“那么社会的稳定与发展则是它最后的硬指标。”

查建国评:环报单先生反公知反民粹倒是自信满满,公开与民意叫板。他口中的“社会的稳定与发展”真是其自信的“硬指标”吗?民主国家是多元政治博弈的动态稳定,是国民公平自由自主的发展。专制国家是强压多元的表面稳定,是恩赐式的发展,其稳定与发展虽“硬”但脆,其道路的尽头是断崖式危机,是火山的爆发。我们草根抗争者、公知与国民将扼住命运的咽喉,十年左右见分晓。

2017/1/4北京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