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著名维权人士陈光诚因揭露山东临沂市野蛮计划生育遭到逮捕,而这次严重侵犯人权的野蛮计生事件,是由于临沂市计生工作排名落后,影响了市委书记李群的仕途升迁引起。

这位李群先生是山东大学物理系毕业生,原任山东大学团委书记,后任山东省团委书记,二○○○年为山东省中青年干部出国培训团总团长,赴美国纽海文大学研修公共管理,之后在纽海文市政府进行了为期三个月的实习,实习工作是市长特别助理。二○○○年十二月,李群回国后出任临沂市市长,二○○二年十二月起担任临沂市委书记。作为山东省重点培养的干部,加上耀眼的共青团背景,在山东,李群的仕途前程一直被看好,风头接近于当年的泰安市委书记胡建学。

李群这个年龄的中共干部与上一代相比,具备学历高、视野广等优势,个人能力也往往比较出色,近年来,位于沂蒙山区的临沂市经济发展较快,从一个侧面也证明了李群并非凡俗之辈。二○○四年,李群还撰写了《我在美国当市长助理》一书,该书出版后迅速畅销,被称为“第一部中国官员透视美国政府运行的书”。

这样一个市长助理,当他执掌一方大权之后,为了仕途升迁的需要,临沂市在全市范围内以非法拘禁、殴打、强制结扎、株连等手段推行计划生育,“孕妇在临产前几天抓来强行引产是常有的事,有的孩子甚至生下来还活着,为了不影响出生率就要把孩子活活掐死。”这哪是一个美国市长助理能够想像的呢?但作为临沂市的领导人物,李群却是必须要为此负责的。

一个对美国的政府管理充满好奇与兴趣的中共市委书记,他在书中曾饶有兴味地描写了美国市长与市民的融洽关系,此刻,当他的手下对人民实施暴力侵害的时候,他还会记得自己在美国做市长助理的日子吗?而对高智晟、赵昕等人公然进行暴力殴打,只能令人感叹淮橘北枳了。

我们无法揣测李群的心理状况,当他的手下肆意妄为的时候,这位前途看好的李群书记,是否也曾有内心的冲突呢?还是,对权力的欲望已经完全改变了他?

在政治体制没有改善的前提下,那种以为当政者素质提高,管理水平也会提高的想法是太过乐观了。绝大多数情况下,制度改变一个人,比一个人对制度的影响,要强大得多,有一个私下传言的细节可以作为这一论断的佐证。据了解李群的人士透露,李群在山东大学期间,原是谦虚好学的有为青年,但在担任临沂市委书记之后,再回山东大学的公开场合里,毫不顾忌地颐指气使、骂骂咧咧,与以前判若两人。我们知道,中共党政领导人物多数是要有一点“匪气”的,他们自己也往往以身上的这点“匪气”为荣,因为匪气意味着无可争辩的权力和权威。表现在“美国市长助理”李群身上的骂骂咧咧,也只能理解为一个高学历的从政者向传统政治陋习的靠拢罢了。没有民主监督的政治机制,任何人的品行都会被中国官场的大染缸染黑。

首发新台湾新闻周刊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