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六年世界人权日感言

“人权”,是人与生俱来的天然权利,诸如生命、财产、受教育、人身自由等权利。而作为公民更应享有平等地参与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方面活动(诸如言论、出版、结社、集会、选举等)的各种权利。人权正是这种普适性和道义性的体现。然而世界上的一切独裁专制政府,为了维护他们的既得利益,总要千方百计将民众的这些权利加以限制、弱化,直到名存实亡。

世界人权日各地访民遭打压

二○一六年十二月十日是联合国设立的第六十八个“世界人权日”。这一天在中共的“首善之区”北京却聚集了来自全国各地的众多访民,他们聚集在联合国开发署驻京代表处门外,以“告洋状”的特殊方式呼吁世界各国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保障民众的合法权益。据现场人士称,中共照例出动大批警察将访民隔离在联合国开发署外,又动用许多大巴士,将访民强行拉进车内,随即押往郊区久敬庄的所谓“访民接待站”关押。

据访民姜先生向国外自由媒体揭露,来自四川、重庆、黑龙江等省的访民,在北京已有许多人被他们地方政府驻京办事处人员羁押,这些人至今仍未获得自由。姜先生说,访民匡仲平等人被黑龙江鸡西市驻京办人员关押在东城区美术馆后街“景美宾馆”对面地下室黑监狱内,已经四天:“访民现在没有人权可言,到任何部门、任何单位,没有访民讲理的地方。而且访民现在还面临被他们随意打骂,随意侵犯人权的悲惨处境。”

与此同时,来自武汉等地的访民,在人权日当天,也在地铁亮马桥站口,展示写有“还我人权”、“人权至上”等横幅的纸张,引起路人围观。此外还有太原访民到该市公安局维权,抗议公安暴力截访。而重庆市各区县的十多位访民在“世界人权日”前夕,遭到当局关押。这些冤民的控诉是中国人权状况恶劣的真实写照。然而“冰冻三尺”,远非一日之寒。

从不承认人权到任意曲解

中共在大陆夺取政权后的四十多年中,一直不承认人权的正义性与普适性。将人权诬为“资产阶级的反动理论”。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当苏联灭亡、东欧解放,世界民主大潮不断冲击,再加上中共本身也成了中国最大的地主和垄断资本家,因而它对“阶级剥削压迫”之类词彙也已感到“敏感”;正是迫于此种形势,当局才不再诬人权为“资产阶级的反动理论”。但北京的御用“学者”文人们立马又挖空心思,想出了另一套歪理,叫做“最重要的人权就是生存权”,并说中共解决了十三亿人吃饭的问题,中共就是最了不起的人权维护者。

这个谬论一出,批判者就指出,如只要吃饱了饭能生存,就算是有了“人权”,那么人权岂不与“猪狗权”划上等号吗?何况人权概念本是一个有机的整体,这样把人权割裂为“最重要”和“不重要”,实则就是阉割了民众在政治、经济、文化诸多领域应享有的政治与社会权利,就是不承认民众的这些基本人权。

更为荒唐的是,十三亿人吃饭的问题是中国广大农民、工人、科学家等全体劳动者靠自己辛勤劳动解决的。你中共一不种田,二没做工,是民众养活了你们这帮人,却反过来说,是中共“解决”了十三亿人吃饭的问题。这岂非本末倒置胡说八道?中国大陆在毛泽东年代由于执政当局以“阶级斗争为纲”,“斗”得人心惶惶,生产停顿,再加“大跃进全民炼钢”,“学大寨”使生产遭到严重破坏,导至全国民众饿肚子。毛死后,邓上台,由于无法再蛮干下去,才被迫停止了这些祸国殃民的错误做法。这能算个什么“功劳”?

“特色人权”谬论出笼

中共十八大以后,随着政局与意识形态不断左倾,当局对异见人士加强了镇压,对互联网言论严加管控,抓捕“人气”高、有大量“粉丝”的所谓“大V”,从而大兴文字之狱。二○一五年七月更将镇压之手伸向依法为当事人维权的律师。此种做法,可比德、日法西斯。近两、三年中以“寻滋”、“煽颠”之类莫须有罪名而陷囹圄者超过了江、胡两朝二十年的总合。故在今年世界人权日到来之际,全球一百多名作家联合致信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要求中共当局立即终止压制人权的行为。国际笔会在一封公开信中更指出,近年来,中国的言论自由遭到严重打压,令人担忧。该组织统计了亚太地区言论自由遭打压的案例后发现,二○一五年,来自中国的案例竟占全亚太地区的百分之二十五!具有世界权威性的大赦国际亦发表多名学者联署的公开信,要求释放中国新疆著名学者伊力哈木教授。身患重病的资深记者高瑜,至今不能出国就医,警方还不断对其骚扰,世界人权日当天不许其出门。与此同时,欧盟、美国和德国驻华大使均相继发表声明,对二○一五年在“七○九大抓捕”中被捕的律师李和平、王权璋、谢阳、谢燕益等人被长期超限关押表示关注;并且要求公布近期失踪的维权人士江天勇、黄琦、刘飞跃的下落,以及对新疆政治犯张海涛、西藏政治犯扎西旺楚等人的狱中状况表达关注。十二月十三日,推动全球新闻自由的组织保护记者委员会(CPJ)更公布统计数字:全球共有二百五十七名记者被监禁,其中中国大陆三十八人,居全球榜首。

面对世界如此广泛的强烈谴责,中共当局非但不反思、不收敛,竟倒行逆施,强词夺理。中共外交部副部长李保东在世界人权日前夕于官方媒体上发表题为《中国将坚定走中国特色人权发展道路》一文,将中国大陆大肆滥捕乱判的恶劣人权状况称为“中国特色人权”,并悍然将包括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博士、在大学任教的伊力哈木教授、维权律师等大批受政治迫害人士诬为“罪犯”,说他们“冲撞”了中共的“法律底线”。该文避而不谈中共所谓的“煽动颠覆”、“寻衅滋事”的“法律”,是中共一党包办自订的恶法,是可随心所欲认定的“箩筐罪”、“口袋罪”,甚至与中共的“宪法”中“公民的权利”等相关条文互相抵忤。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中国大陆民众的苦难是暂时的,践踏民众人权的专制者决无好下场,他们必将如病树、沉舟一样被历史洪流所淹没。中国民主宪政的春天,是任何人也阻挡不了的!

二○一六年十二月十四日

争鸣2017.1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