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月09日(一)

城市生活

中产阶级在生活中享有的自由,不仅在日本,就算在中国的大城市也会受到保障。

很多日本人知道中国政府以不正当的名义来拘留维权律师等人士。关于这种新闻,也许一般日本人比研究中国专家有更多的了解。因为尤其日本的大媒体往往报道中国政府对各种社会活动的弹压和限制,加之在大媒体上很多评论家先生们往往谈到中国政府的傲慢。

于是“中国是没有自由的国家”成为普通日本人对中国的共识。对此,一些日本人,尤其是对中国抱有亲近感的一些人会反驳说“这样看法只是依靠西方国家价值观的偏见”。他们往往介绍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中产阶级的生活,主张目前日本市民的生活反而落后于中国的中产阶级。

我认为在这两种看法中,都有显示出了一些真实,也显示出了一些虚构事。我也认为这两种论点永远不会脗合。因为这两种看法以关注不一样的对象来谈论中国的自由问题。

对比日本而言,中国是不是有自由的国家?大多数的日本人认为“中国是没有自由的国家”。但是这样认为的日本人,他们的大多数就是中产阶级,即公司中层职员或者是他的家人。他们平时天天上班,周末打高尔夫球或者旅游。他们大都对日本的核电、安保等问题不抱有兴趣,没参加过社会民间活动。如果他们成为北京市民或上海市民,还继续过著这样中产阶级的生活的话,他们一直以来享受的自由被限制吗?我认为他们所享有的自由不仅在日本,而且在中国的大城市也会受到保障。确实中国的大城市里存在著很多像他们那样的中产阶级。

当然,中国的中产阶级必须忍受空气污染、公共服务不成熟等问题。沉默就是在他们能享受中产阶级生活上的唯一的条件。这意味著他们能享受的自由在一定程度上也被限制。但是不仅他们而且大多数日本人不会意识到这种限制。实际上日本人很爱沉默。这不是因为日本政府让他们觉得满意,而是因为日本人不爱诉求。

于是可以说,对大多数的日本人和中国的中产阶级来说,他们往往谈论的中国的“不自由”(主要对言论和集会自由的限制)跟他们自己的生活完全没有关系。对他们来说,中国政府对一些中国人的弹压和限制不会成为他们自己的问题,而只是会形成“中国是没有自由的国家”等印象的题材。

那么,对他们来说,这种不被行使的自由有没有意义?我一直以来期待日本市民一旦面临危机就会意识到他们本来能行使的公民权。但是面临著东日本大地震、新安保法案等,从结果来看日本社会还是老样子。所以我不得不认为对大多数日本市民来说这种不被行使的自由只会带来像装饰品似的作用。有可能中国的中产阶级也是一样。但是我们应该考虑在中国中产阶级还不是主流,只占全人口的百分之二十以下。我关注其他一大半中国公民的公民意识。

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