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JP2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泼水节”上全体政治局委员集体宣誓效忠核心》里已经叙述到:正是因为下有“万民称颂”,而上无应和之声的“党内不正常政治生活局面”令习近平忍无可忍,才重操毛泽东的“批评和自我批评”之“利器”,給全体政治局成员,包括一众政治局常委们成功制造了一个人人自危的恐惧政治环境,从心理上将他们彻底降服,于是便有了所有政治局成员每个人在被习近平要求“对照检查”的时候都要称颂一段“习近平同志成为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是在新的伟大斗争实践中形成的,赢得了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衷心拥护”,这样一种“又有统一意志,又有个人心情舒畅”,“生动活跃的政治局面”。

去年年中在筹备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期间,中共党史专家,原中央党史研究室负责人石仲泉特意总结了七十八年前的那次确立毛泽东“核心”地位的六中全会,也就是中共六届六中全会。

石仲泉说:1938年10月,为迎接抗战形势的新变 化,中共中央召开六届六中全会。在此前9月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听取回国的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王稼祥 传达共产国际指示,说是朱德、毛泽东等领导八路军,执行了党的新政策,中共中央的政治路线是正确的;中共在复杂的环境和困难 的条件下,真正运用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中共中央 领导机关中,要以毛泽东为核心解决统一领导问题, 中央领导机关要有亲密团结的空气。 并转告王明,毛泽东同志是中国革命斗争中实际产生出来的领袖,王明缺乏实际工作经验,不应争当领袖。

虽然在六届六中全会上就没有讨论是否由毛泽东担任中央最高领导 职务问题。但是通过这次会议,毛泽东在中共中央领袖地位已得到确立是无疑义的,表面上的总书记张闻天此后即主动将政治局会议地点移到杨家岭毛泽东住处召开,他 只在形式上主持会议,一切重大问题均由毛泽东定夺。

石仲泉还回忆说:六届六中全会之后的延安整风运动对于确立毛泽东在党内最高领袖地位有决定影响。整风运动分高级干部的整风和全党的普遍整风两个层次进行。对全党的马克思主义教育在1942年 展开,高级干部检讨党的历史问题则从1941年9月政 治局扩大会议就开始了。在这次会议上,毛泽东作了要区分创造性的马克思主义与教条式的马克思主 义,反对主观主义和宗派主义的报告。张闻天第一 个发言检讨历史上的错误。从此,政治局和书记处会议都是由毛泽东召集和主持,明确了会议中所讨论问题,政治局主席毛泽东有最后决定权。这样,毛泽东从遵义会议开始的核 心领导地位,就从实际上到形式上完成了“表里合 一”,实至名归。

对这段历史非常感兴趣的习近平要求政治局成员重温党史上“这重要的一段”,无疑是借古喻今,提醒政治局成员如果再不能当“政治上的明白人”,继续把“核心意识”当耳傍风,就要师法毛泽东开展“整风运动”了。

笔者在今年年中曾在本专栏发表过《李长春的“猴王论”脱胎出“核心意识”》。文中说:担任过一届常委平安退休的李长春将自己“服也得服,不服也得服”的内心感受用一篇“观猴心得”表现得十分透彻,把刚刚换届上台的习近平比寓为“四年一次的换届”猴王,以“换届”后群猴臣服新猴王为例,有力地证明了邓小平当年所说的“党还是要有一个核心”是多么得符合动物界的自然规律。

虽然李长春以猴寓人,把曾庆红当年主持的党总书记接班人的“比选”过程形容成“参与猴王竞争的公猴将尾巴翘起来,以此方式报名”,把习近平上台之后的“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的”颐指气使类比为“猴王则时刻翘着尾巴”,也许会令习近平本人感觉有点不那么严肃,但人家李长春在此把党中央的新领袖、新核心比喻成“政治行为”的猴王,出发点实属难得,目的还是为了告诫全党,特别告诫那些对习近平不服气者,“猴王地位确立之后,拥有无上的权威,猴群成员都要听从猴王的指挥”,所以一定要按照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教导,学着他李长春的样子,在党中央的新“猴王”面前夹起尾巴,“表示臣服”。

也许是李长春的政治继承人刘云山之流,或许就是习近平本人私下里总是感觉如果要求所有向习近平表示“臣服”的中共在位或退位官员们都一定学着李长春的口吻用“以猴寓人”的方式表态,用夹尾巴的方式向习近平表忠心有失正统,于是“核心意识”和“看齐意识”便脱胎而出。

而这个“核心意识”和“看齐意识”是习近平的大内总管栗战书揣摸上意,率先在中央机关提出的效忠口号。

2016年1月27日,栗战书在中央机关党的工作会议上讲话说:邓小平同志指出:“任何一个领导集体都要有一个核心,没有核心的领导是靠不住的。”“在历史上,遵义会议以前,我们的党没有形成过一个成熟的党中央。从陈独秀、瞿秋白、向忠发、李立三到王明,都没有形成过有能力的中央。我们党的领导集体,是从遵义会议开始逐步形成的”。他还指出,要注意树立和维护这个集体和这个集体中的核心。各党组织和广大党员要增强核心意识、看齐意识,坚持把对党绝对忠诚作为根本政治要求和最重要的政治纪律,始终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两天后,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要求与会者学习的文件之一就是栗战书的这份讲话,声称这份讲话在中央机关广大党员干部中的反响相当热烈。

“核心意识”提出之后,石仲泉再次借古喻今,说“核心意识”有丰富内涵,至少具有 三层意思。第一层意思是就中国共产党在国家发展中的地位而言。这就是毛泽东所说的“领导我们事 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习近平也很强调这 一点。他说:“党是我们各项事业的领导核心”。 第二层意思,是讲党中央对于全党的作用。习近平讲的很明确:“中央委员会,中央政治局,中央政 治局常委会,这是党的领导决策核心。”第三层意 思是讲党的主要领导人、党的领袖作用。邓小平讲 的第一、二、三代领导的核心,就是在这个意义上讲的。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讲的“核心意识”,应当包括这三层意思。

话都说得如此明白了,但当时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对栗战书的动议反响仍“不够热烈”,于是便有了所谓“地方包围中央”,“军队拥戴领袖”的六中全会“前戏”。

笔者在本专栏的相关文章曾经介绍过“习近平厚爱李鸿忠的N个理由”,其中之一就是李鸿忠是最早喊出拥戴“习核心”的地方大员之一。所以习近平特别赶在六召开前几天将他提拔为十九大上肯定会进入中央政治局的天津市委书记,而知恩图报的李鸿忠在抵达天津的当天即高呼“要以对党的绝对忠诚坚决维护党中央作为全党的领导核心,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作为党中央的领导核心,坚决维护领导核心的绝对权威。”

正所谓“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李鸿忠如何成了习近平所说的“政治上的明白人”各地方大员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六中全会上,李鸿忠一呼百应,来自地方的中央委员和候补委员们纷纷效法李鸿忠,争相发言表态,要求“正式确立习近平同志党中央的领导核心,全党的领导核心”的领袖地位。

会场上军方代表当然也不甘落后,甚至有动议要求象党章和宪法里明确中央军委实行主席负责制一样,在中央政治局和它的常委会里明确“实行总书记负责制”。

如此一来,地方大员高呼“万民拥戴”,习近平“从善如流”,“领袖习”闪亮登场!

六中全会之后,中宣部副部长黄坤明在回答记者提到的有关十八届六中全会《公报》中首次出现“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这一提法的相关问题时,已经透露了这是“地方包围中央”的结果。他说:在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文件征求意见的过程中,地方和部门以及军队,都希望这次全会明确习近平总书记为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在这次全会上,中央委员会同志一致赞成正式提出“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习近平总书记作为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是众望所归,当之无愧、名符其实。

搞不懂这位黄副部长为什么画蛇添足地后赘了一句“名符其实”。

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