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文学(本文所指的海外文学仅限美国华人文学),才情不如古代,文字不如近代,文化价值姗姗来迟。海外文学毫无特色,如有,那就是烟火气太重,透显不出内在的笃定与淡远,胆气与反思。无论文学离开中国多少年,无论文学深入西方多少年,海外文学的笔触里,总是闪耀着一股浓郁的幼稚依赖与思乡之心。海外文学浅简的东方意味不过是刊登些书法作品与秋风春雨之作。海外文学没有汉语根子上的秀逸,没有文化思想的明确,没有精神根基,没有一个民族与生俱来的高度敏感和洞察之心。海外文学将自己调到千万里之外的美洲流浪,因出家门见大世面而使自己丢掉了根子。海外文学因作者们生存之艰难,放弃了中国人骨子里的才学与气质的培养,那是需要时间和粮食来推动的事业;海外文学因作者们喜染西方的风气,放弃了中国人讲究的修身治学,仅将生命最初领略到的西方文化的好,推著作品和人生一步步往前,一寸寸磨砺。海外文学慢慢烘托和显露的底气,及用一个世纪积起来的灵魂气象实在是微不足道。贾岛“两句三年得、一吟泪双流”就是它的写照。海外文学想要成为华人的声音,还有漫长道路要走,因为,它不被发现,不被捧在手上。

一.毫无争议的湾区文学

在美国办汉语文学杂志极其窝囊,你不能有任何“自我坚持”,你不得不成为标准的墙头草。大众文学的残酷在于它的逼良为娼,把无数原本有个性的人,逼成了唯利是图,有市场就是爹,有卖点就是娘的人。这也就是湾区文学行情。它最为摧毁自我,摧毁原则。所有在生活中的缺点,比如“政治上不出问题”,“领导来了活动就蓬壁生辉”,“支持FLG是要犯错误的”等等迎合强势,落井下石的所有这些在美国生活中被鄙视的行为与思维习惯,在华人社区中却恰恰成为获胜的基础。所以,办杂志最终只能培养内心虚弱,顺从的人。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