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是在起跑线上踏步做马上冲剌状,似乎马上就要把自己像箭那样射出去;并不断重复地呵斥所有人。

没把自己射出去的固然要被呵斥,已经把自己射出去的,其实更要被呵斥:你低头了,你弯腰了,你迂回了,你匐匍了,你们都是可恶的投降派。

怎样才不是投降派才不挨骂?必须迎着敌人的炮火,走正步,走直线。前前后后多少人真冲了出去,多少人倒下,前仆后继。

就他只在原地,只在敌人射程尽头傲然挺立原地正步,永远正确永远高声斥骂几乎所有人。射程中的所有人,都不如射程尽头的他站得直、站得高、对原则更坚持。

一天过去如此,一个月过去如此,一年过去还如此。年年如此。

刚开始还把他当个真,看他年年原地踏步才明白:原来都是表演。但也别小看他的勇气,以为他永远只表演,永远不敢真冲。人家是准备真冲的,只不过要等到敌人防线崩溃之时。这之前真冲出去的都是螳螂的命,人家不屑做螳螂,人家只做骄傲的黄雀。

2017-1-20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