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希望结束一党专制走上民主之路的中国人,民主理念和素质皆让人不敢恭维的川普赢得这次大选,使一些人陷入茫然。虽然他们继续为美国制度辩护,为出现这种结果寻找合理性,指望分权制衡,或说四年后又能再选,很大程度是安慰自己。但是随着川普与台湾总统通话,反击中国抗议,任命对华强硬人士进入班子,则使他们改变看法,期望川普当选能起到促成中国变化的作用。川普显示的敌视中国,亲近俄国,甚至使某些人乐观地揣测川普会如尼克松联合中国搞垮苏联那样,反过来联合俄国搞垮中国。

我不知道川普先生是否会把搞垮中国当做目标,只是感觉若把中国民主的希望寄托于对川普先生内心的揣测,和民主人士曾一再寄希望于中共新上台的领导人一样,是靠不住的一厢情愿。

如果川普先生真有这样的战略,也有这样的能力,倒要让我们小心。不是中国不需要民主,而是首先要解决需要怎样的民主,以及如何实现民主。苏联解体过程尚可保持和平,是因为苏联宪法有允许各加盟共和国退出联盟的条款。那条款在共产专制下形同虚设,在民主转型时却提供了和平解体的合法性。而中国宪法要求国家必须统一,中共政权却消灭了其他可以整合社会的总体力量,形成一个党绑架整个社会、政权垮台社会随之崩溃的人质关系。期待川普搞垮中国的想法,我相信只是期待搞垮中共政权,并非国家分裂和社会崩溃,但这需要首先找到能确保“救出人质”的途径,否则如此巨大的中国一旦崩溃,将是世界承受不起的灾难。

其次,即使中国能顺利开始民主转型,仍要解决是何种民主的问题。既然美国能选出川普,中国实行美国式选举更能选出中国的川普。中国人曾遭受毛泽东的无数苦难,今天却对毛一片歌功颂德。若毛能在中国参加选举,一定得到比川普多得多的选票。美国川普会受到成熟制度的多重制衡,四年或顶多八年下台。而一旦选出中国的川普,更可能变身为中国的普京。占人口九成的汉人以民主程序要求镇压少数民族、攻打台湾或霸凌香港,不会令人奇怪;川普式的煽动让中国人民主地赞成向美国开战,也不会没有可能。

因此,必须为中国民主提供避免产生川普的方法,应是中国从这次美国大选得到的主要警示。

译自《华盛顿邮报》

转自:唯色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