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23

事不过三。但毛左对不同意见人士的定点清除行动,已经连战三捷了。山东邓教授、漯河刘记者、石家庄市左局长,均遭毛左指名围攻而被下课。这对毛左无疑是极大鼓励,其定点清除行动迅速升级,最近矛头直指北大贺教授。仅在江西某地,以此为主题的一次街头啸聚,就超过了千人规模。

事态之严重,令舆论界人人自危,网上很多人在问?下一个是谁?中央党校教授蔡霞更撰文怒斥:开年伊始,如此种种不正常现象,要把国家引向何处?

其实,左右之争并不奇怪。毛生前讲过一句话:有人群的地方,就有左中右。当今社会更加多元,左右之争更是再正常不过。在法治国家,这并不可怕。因为有畅通的意见表达机制,有法律的严格规范,而更重要的,是有一个中立的、绝不干预意见市场的、绝不拉偏帮的政府。

但是显然,所有这些条件,中国都乏善可陈。而在当下最缺的,则是不拉偏帮的政府。

山东毛左的街头啸聚,不仅获准,更让人惊讶的,是地方当局对毛左有求必应。从邓教授所在学校,到省政府、省政协,均闪电般无条件罢免了邓教授的系列公职。这一处置模式,也为漯河和石家庄照搬。

说轻点,这是地方当局的软弱,对毛左卑躬屈膝。说重点,不排除这是地方当局的配合。考虑到正值十九大之前,官方特别强调政治稳定,对任何民间行动都极度敏感,毛左街头啸聚却如入无人之境,而且一而再再二三,岂非咄咄怪事?对地方当局配合的怀疑,就更显得合情合理。

如果是后者,后果将极其可怕。

必须承认,中国还是强国家弱社会。仅仅民间形态存在的毛左,无论其如何折腾,如果没有某些公权力的幕后推动,其实不可能有什么力量,成不了大气候。但问题恰恰在于,无论山东,还是河北,毛左最近的折腾,背后恰恰有某些公权力的影子。官场似乎真有人,要打开潘多拉的盒子,把毛左这股祸水引出来。

也正是在这背景下,有了首席大法官公开抨击司法独立和强调镇压功能的讲话,震惊中外,把舆论界的恐惧,推到了极点。

这是什么态势?说白了,这是官人比坏的态势。跟极左合谋就是一种坏,从山东到河北,再到首席大法官的著名讲话,比坏似乎从地方,发展到了中央,比坏似乎已是官场新风气。

诚然,首席大法官已遭舆论迎头痛击。甚至半官方的多维新闻网,最近也几乎每天一篇文章,委婉但不失明确地抨击其“缺乏基本法律素养”,其讲话“不符合主流”。但是,这远远不够。比坏的不单是言论,更是行动,是屡屡得手的定点清除。对比坏的狙击如果只停留于言论,显然太不对等,太无力了。换言之,比坏的官员必须付出切实代价,让后继者不敢效法。

否则,前车之鉴已经在那里了。那就是刚毅、毓贤之流一手推高的义和团暴乱。整个国家付出了代价,小朝廷付出了代价,刚毅、毓贤也付出了代价,丢掉了卿卿性命。所有人都输了,没有一个赢家。

谁敢反对毛主席,就砸烂他的狗头!

本文使用WeicoNote 创建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