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先生近日发表了《检讨我对川普评论的误差》一文。在简单地说了一下之前对川普评论的误差后,接着他就大大地赞扬了川普一番,大概是为了矫枉过正吧。

其实,对于时政评论的误差大可不必太在意,它属于正常现象。

德国物理学家海森堡1927年提出微观物理学上的测不准原理(也叫不确定性原理),大意是说当人们对微观世界的情况进行测量时,其测量行为会影响测量结果,以至于测量结果是不准确的。

同样,在时政评论方面,人们对时政的评论也会影响时政走向和结果,以至于评论是不准确的,这就是时政评论中的测不准现象。

当然,微观物理学上的测不准现象是绝对的,即所有的测量都是不准确的,而时政评论方面的测不准则是或然的,有时候测得准,有时候测不准,测得准与不准,这有多方面的原因,有时候并不是因为政治经验和评论水平的原因。有些毫无政治经验的人也可能预测准确,这没什么值得炫耀的。

事实上,人们对时政进行评论,本身就是为了对社会造成影响,如果真的是造成了影响,那应该是感到高兴,这至少证明了你有影响力。当然,人们往往会因为事情没有按自己预测的那样发展而感到不爽,殊不知,预测行为本身也是会影响结果的,当你公开作出某种预测结论的时候,这个预测结论可能会对时政走向和阶段性结果产生影响,以致出现预测不准确的情况。政治是人们的意愿、行为混合形成的产物,有的人会在知道他人的意愿的情况下因为逆反心理或自己的利益需要而改变做法。

我在时政预测上曾经有过两次较大的预测不准,一次是预测周永康会被判死刑,还有一次就是这次美国总统大选我预测是希拉里当选。但是我对这两次预测误差都不以为然,甚至可以说那是正中我下怀,因为我明白时政评论中的测不准现象,也知道要怎样运用它。

我写那篇预测周永康会被判死刑的文章,真正的目的并不是预测他会被判死刑或希望他被判死刑,而是借此宣传中共的罪恶,指出习近平的出路。周永康固然是罪该万死,但实际上由中共处死他并不是最好的结果,那样的话会让他带走很多秘密,他的秘密太多了。最好是中国实现民主后由人民对他进行审判。因此,后来周永康没被判死刑其实是正中我下怀,但写文章的时候我故意预测他会判死刑,只不过是借这个预测结论来吸引眼球罢了。中共会按我预测的去做吗?当然不可能。别以为中共高层看不到我的文章,2012年我被抓的时候国保就告诉我“你的案子惊动中央了”。

关于这次美国大选,我曾说这是美国政治精英们刻意制造的一个状况,让川普这个毫无政治经验、说话不着调的人与希拉里PK,以便让希拉里当选,所以我预测是希拉里当选。结果却是川普当选了。尽管我的预测错了,但我仍然认为我分析的“这次大选是美国政治精英们刻意制造的一个状况”并没有错,事实上当时就是很多美国政治精英在支持希拉里。后来很多普通美国人发现了这种情况,对精英政治产生了反感,于是出来投票支持川普,使得川普获胜。我预测希拉里当选并不是因为支持她,这我在文章中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只是揭示当时的事实和分析可能性。只不过我没有想到这次会有这么多美国人站出来对政治精英们说不。

这两件事的结果是不是因为受到我的文章的影响而发生了改变呢?从理论上来说不排除有这种可能性,姑且当我聊以自慰吧。虽然不可能那些投票给川普的美国人都看了我的文章,但不排除有人看了我的文章后把文章的意思传播开来了。

曹长青先生对川普的批评和预测也很可能对川普产生了影响,当然,批评川普的人还有很多。正是那些批评使得川普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从而努力去改变,毕竟他是个聪明人,毕竟他是一个有良知的人。他的这些改变正是我们乐于见到的、所希望的,因此曹长青先生不必因为之前对他的批评、预测出现了误差而愧疚。

我认为,只要时政评论中的事实引述是真实的,只要是站在正义的立场上,那么分析、评论、预测等内容怎么写都没有关系,无非是一家之言嘛,它至少可以增加人们对这个事件的关注。兲朝就害怕人们关注时政、知道事实真相,千方百计隐瞒、压制、篡改事实真相或转移人们的注意力。如果大家都来关心时政、评论时政,那么专制政权的末日就差不多到了。

所以,没必要苛求时政评论的准确性,这个意义并不大。时政评论的一个重要作用就是让更多人知道这个事件,最好是把事件炒成热点,让更多人关注、参与,这样,事情向好的方向发展的可能性就会很大,因为大家都不是傻瓜,因为正义的力量毕竟是占多数的。时政评论的另一个重要作用就是传播真理、弘扬正义。

当然,这并不是说写时政评论就完全不要讲逻辑、道理了,胡乱评论都可以。逻辑、道理肯定是要讲的,这恰恰是传播真理、进行启蒙的部分,也是真正反映作者水平的部分。只不过,有些局中人做事是不按道理来的,因而也就导致了人们预测的不准确。当然,预测时不要把话说得那么绝对,这倒是应该注意的。

不管人们对时政怎样评论、预测,不管那些阶段性结果是怎样的,人类必定会朝着越来越文明的方向发展,中国必定会实现宪政民主,这个总的结果是不会变的,不用再预测的。

2017.01.24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