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克松回忆录我向来是对此等东东不屑一顾的,以为无非是政客的英雄欺人罢了,其中既不会有什么学问探索,也难有真理呈现,但随意翻了几页之后,竟不自觉的迅速翻完了。

是书中的什么东东吸引了我?是一种气味,是什么气味?我一时竟是说不清,我下面试着渐次表述。

尼克松是美国历史上唯一一个被搞掉的总统,为人坚毅,为政冒险。

他在书中用了大理的篇幅为自己被搞掉而辩解,辩解的理由是,自己是清白的,水门事件只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事,无非就是偷听了自己政敌的话么,而且,历任总统都这样搞过,他们不但搞过,而且比我搞得还大,为什么他们没有被搞掉,偏偏把我搞掉了,他为此十分不平,

实际上,其政敌搞掉他的理由主要不是安装窃听器偷听,而是因为,法院在调查这个事实时,尼克松进行了阻挠和干扰——当然是间接的。但,这些在我们看来,也不过是连狗屁都不如的小芝麻事呀,我们的哪一个行政长官没有干涉过法院?哪里是干涉,简直是唯其命是从。况且,尼克松也说了,这是为了当时国家的利益才偷听的,而且即便其政敌也承认,他确实是为了国家利益,是有不得已的原因。

这个且不说它了,吸引我的气味不是这个,

那么,吸引我的气味是什么呢,是尼克松在叙述中对国会的厌烦和对记者的仇恨及无可奈何。

特别是记者,他们无孔不入,为了得到真相,并披露出去,几乎不惜一切代价,报社是长久的,少者已成立数十年,大者则己经有数百年历史,总统却不过是匆匆过客,谁会卖总统的账呢,他们不但不卖他的账,而且以和他作对为荣,而国会自然也是向者报社的,所以,总统受尽了记者的气。

特别是一些名记者,大多以向政府挑战而聚集人气,他们朋友广被天下,几乎达到了呼风唤雨的程度,没有他们搞不到手的消息,这边,总统刚开完会,那面,记者的报道己经出来了,即便这个会议是绝密的。

尼克松历数了记者的种种罪恶,语气中充满了刻骨的仇恨,认为自己的下台全是记者的无是生非,造谣中伤,恶意诽谤,是为了谄媚人民而故意陷害总统,是媚俗

他还列举了历届总统在回忆录中怎么记叙对记者的仇恨,但都是无可奈何,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看法,这群记者有百害而无一益,如果偶然有了一益,也是微不足道的,是难偿其害的。

如果把记者取消,他们似乎会很满意(至少,要让这些记者听总统的话,要与政府互相配合”)。尽管,他们都不敢明说,

当然,这个好梦,他是实现不了了他无能为力.

我看到这儿,就哈哈大笑了,我正研究屈原,我想,尼克松这感情不正和中国历代的忠臣感情一样么。

在这里,尼克松是忠臣,人民是皇帝,记者呢,是太监、皇妃等皇帝的近臣,而反对派就是奸臣,他们争着向人民献媚,要取得人民的欢心和宠信,他们勾心斗角,争风吃醋,互相攻击,互相陷害,要得到人民这个皇帝的小小青睐,取得人民的赞赏,在人民面前取得一个小位置,让人民赏他们个一官半职(选票?)

而记者呢,为了取得人民这个新皇帝的信任,就要严密监视这些大臣,不断给他们使绊子,稍有一点小错,就添油加醋,大肆张扬,借以向人民表功,邀宠。

不说了吧,真是太有趣了,做美国人民真是太有劲了,做美国官真是太倒霉,太没味了,

再附注一点吧,我由此感到,民是不需要人来爱的,即如古代的皇帝,哪需要臣来爱?他只是让自己的臣子恐惧,战战兢兢,如覆薄冰,稍不小心,就要完蛋,而不是什么爱,甚至,需要的是让总统恨人民,关键是,他恨又能怎么样呢,小菜一碟,他恨也莫奈人民何,而一民就完蛋了,因为谁也没有资格民,因为他一民就变成高于人民了,就变得居高临下了,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他就不知道自己的权力是属于谁的了,就会牛逼起来了,甚至会认为自己可以千秋万代了。

他只能忠于人民,他只能如奴隶一样忠于人民,因为他是属于人民的,

这时的人民实在象一个老子《道德经》中所描述的至治社会的君主,即,无为而治,守静守愚,什么也不干,只用投一下票,什么事情都解决了,像一个傻B,可又大权在握,威力无穷,

真是想不到,几千年前中国圣贤的至治理想倒在外国率先实现了,呵呵。

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