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日本国际协力机构理事长绪方贞子访问中国,据了解,绪方贞子此行,主要是评估日方对中方的日元贷款事宜,为最终取消对中经济援助,确立基调。这也是多年来,日本朝野日益增强的呼声。

表面上,日方的理由是,中国已经能够举办奥运会、世博会,证明其国力发展,已经无需日本援助。实际上,中共狂支军费,穷兵黩武,以及蓄意煽动反日风潮,才是日方决意取消对中援助的主要原因。中共军费开支成倍增长,却处于“不透明状态”,引发包括日本在内的邻国不安。

针对日方的政策调整,中共外长李肇星宣称:“没有日本援助,中国也行”。其实,这是典型的“吃不上葡萄,就说葡萄酸”的心态。因为,众所周知,近三十年来,中国经济发展,并非依靠自力更生,主要就是依靠外资,每年数百亿美元的外资,包括日元贷款,支撑了中国经济的表面繁荣。

以日元贷款为主要形式的日本对中经济援助,开始于1979年,迄今,投入资金达3万多亿日元,涉及项目达232个。对中国经济建设,尤其基础建设,起到重大作用(日元贷款,主要用于中国海港、铁路、水利发电站等重大项目的建设)。然而,对内,在中国人民面前,北京当局对日本经援几乎只字不提,试图把所有建设成就都兜揽到它自己头上。日方对此深为不满。

非但如此,北京还蓄意挑动反日。愈演愈烈的反日风潮,与其说是中国民间的情绪发酵,不如说是中共当局的政治需要。以此转移国内矛盾焦点。外界评论,在中共的高压下,中国人民只有在足球和反日两个话题上,才能“享受”到“自由”。

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固然伤害亚洲人民的感情,值得批评。中共借题发挥,声色俱厉地指责日方,声称“任何人都不能忘记和篡改历史”。如果中共那么重视历史,为什么不反思自己?日本在历史上的侵略罪孽,毕竟属于军国主义统治下的日本,而不属于当今民主的日本。然而,反观中国,不论是早期的“大跃进”、大饥荒、“文革”,还是后来的“六四”大屠杀,以及当今镇压法轮功,都是共产党一党所为。作恶者不仅没有下台,还高高在上;不仅没有反省,还强词夺理;专制与迫害,不仅没有结束,还在持续进行,企图“进行到底”。

日本政治家表示:期待一个民主的中国出现。一语道破了中日关系的症结。事实上,中共固守专制与独裁,不仅危害了中国的对外关系,也损害了中国本身的国家利益。因为,自从中共制造“六四”大屠杀之后,就一直受到国际制裁。一些关键的经济制裁,至今没有解除。比如,美国、欧盟、和日本,世界最大的三个经济体,都限制向中国输出高精技术。

在西方国家,75%的生产力来自技术进步,25%来自劳动力、原料、能源等资源;中国的情形刚好相反,只有25%的生产力来自技术进步,75%则来自劳动力、原料、能源等资源。也就是说,搞了三十年“改革开放”,中国仍然处于高成本、低效益、高消耗、低产出的原始阶段。

不仅高技术不能光顾中国,就连中国经济赖以为继的外资,也渐渐转向。比如,中国失去了日元贷款,日元贷款却大规模地转向印度。不仅是日元,台商和台资,也开始大量转向印度。说到经济改革,印度比中国晚起步十几年,如今却大有后来居上之势。道理并不复杂:印度拥有民主与法治,这是国际资本安全的保障,也是国际社会觉得物有所值、投有所益的信心所在。

说到底,中共拒绝民主,就是拒绝国际合作,包括丧失西方高技术,坐失日元贷款。当今世界,正处信息时代,各国均在高科技引导下,迅速发展。没有高技术,中国不可能真正崛起。一时的“荣景”,只能如昙花一现。中共枕于一党之私,蓄意耽搁民主改革,从而与滚滚过往的国际科技潮流失之交臂。从这个意义上而言,中国共产党,明显成为“中国崛起”的最大阻力。

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