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提出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从概念上就是错误的,因为百年前没有什么中华民族。因此“伟大复兴”便无从提起,基本上就是无水之源无米之炊无头之案。

现代汉语中与现代文明有关的新词,尤其是科技社会政治方面的新词,大都由日本明治维新时代日本学者翻译欧洲著作时造新汉字而成,再由中国留日学者学生传入中国。“民族”一词便是其中之一。

在中国古代,自我介绍或者填写申请表时没有“民族”一栏,介绍起来都是“某某人,或某某人氏”。譬如桃园三结义自我介绍时刘备为涿州涿县人,关羽为河东解良人,张飞与刘备同乡。那时没有汉族苗族中华民族的概念。西方现代国家出于政治需要凝聚团结人民,用民族一词概括以国家为效忠对象的一国人民,是十分政治的概念。

民族一词自日本传入中国后,中国学者开始托着腮帮子歪着脑袋冥思苦想为满清后以汉人为主的新国家再造一个新民族。20世纪初梁启超等发明中华民族一词。然而没有国的民族是不存在的。有族必有国,有国才有族;族为国之族,国为族之国。1912年中华民国诞生,中华民族投胎于中华民国,中华民国的国民同时有了另一层面的称呼—-中华民族。民国、国民、民族,三位一体,尊贵显赫。从此,这片东亚大陆上的人们,追上了现代文明国家的脚步,有了共和国体的国家,有了现代意义的民族,成为文明标志的国民。

可惜好景不长,37年之后,中华民国被共产党击败。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共产党政府接过中华民族再造的重担继续造。庆幸的是台海两岸都认同属一个中华民族,两岸人民为骨肉同胞血浓于水。在“与汉贼誓不两立”传统观念下,1971年蒋介石国民党的中华民国退出联合国的行为,一定程度上表明了“一个中国,一个民族,一个席位”的保守僵化思想。

中华民族再造成功与否,与统一还是分裂休戚相关。共产党政府和国民党政府千方百计反对分裂从民族再造成功或失败角度观察,则不仅仅是面子的问题了。所以在台湾国民党明知不可能统一大陆的形势下,还理直气壮地坚持统一反对分裂,他们甘愿被共产党统一,也不愿看到中华民族再造失败的下场。很多人不能理解。

被共产党统一有什么好?只因为共产党也自称中华民族。假设共产党建国后再造一个其他民族,譬如共产民族,不承认自己是中华民族一员,那么可以推断,国民党早就不会把统一放入选项,也不会退出联合国。逃到台湾的国民党认为,只要大陆还是中华民族在那里抖威风,大陆就永远是中华民国的地盘,人民永远是中华民国的人民。蜗居台湾68年,地图不改宪法不改,根本原因是海峡两岸同为中华民族的子孙。

反过来,假如台湾蔡英文政府宣布台湾人民不属于中华民族,改宪法改地图,大陆一定会跳脚喊打。只是这一天已经来了。从台独藏独疆独,到刘仲敬的诸夏诸亚,中华民族再造的丧钟已经响起。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