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一)

王岐山抵达华盛顿已是次日凌晨,没想到川普比他更急。

川普:“王常委名声在外,我早有耳闻。听说王常委的诀窍是,党让你招什么,你不得不招。即便是要死,也待招了之后去死,那样才死得安宁。否则做鬼也心神不宁。”

王岐山:“人送外号王阎王。我不得不领受。可大家有没有想过,为何有阎王这般人物?因为很多事非请阎王出面不可。”

川普聪明,立马懂了。他说:“天生川普,地生岐山。无需多言,请王阎王助我一臂之力,扳倒奥巴马,打垮白左。事成之后,贵国贵党,习大大王阎王有何要求,只要不损害美国利益,我一定答应。”

王岐山拿出手机,对着川普:“君无戏言,请川大大再说一遍,岐山任何要求,只要与美国利益无明显冲突,您一定会答应满足岐山四个要求。”

川普奇怪地问:“我只答应你一个要求,还有三个要求是给贵党贵国和习大大的。”

王岐山说:“那三个我包了。”

川普说:“好,一言为定,满足王阎王四个要求。”

王岐山收好了手机,带领联邦调查局人员直奔奥巴马家而去。

川普女婿库什纳在一旁道:“王岐山狮子大开口。”

川普笑了笑:“事成之后,别说是四个要求,一个要求也未必会满足他。中国人傻逼。”

话说眼看丈夫被带走,米歇尔哭得很伤心。她说:“到里面要好好交代,要相信政府相信党。家里的事情不要惦记,我会照顾好咱们宝贝女儿的。”

奥巴马低着头:“这次非同一般,估摸着凶多吉少。你没看中国人共产党都插手了。”

米歇尔抹着眼泪道:“这么说美国快解放了?”

奥巴马抬头仰望目光深邃:“可惜我看不到了。”

王岐山劝解道:“成功不必在我。我党的宗旨是,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会放过一个坏人。多多祈祷上帝保佑吧。带走。”

一路上王岐山想,如果奥巴马是中国人,会不会背诵“带镣长街行”的诗句。

小憩之后立即提审奥巴马。

奥巴马:“我要求见我的律师。”

王岐山:“陈光诚,还是滕彪?”

奥巴马:“这是什么地方?”

王岐山:“五星红旗飘扬的地方。”

奥巴马:“你不会对我用酷刑吧?”

王岐山:“有人检举你里通外国阴谋颠覆川普政府,涉嫌叛国罪。”

奥巴马:“现在我回答你的问话算是里通中国吗?如果算,那么,是。”

王岐山:“好,你承认了。爽快,那就不用酷刑。签字画押吧。”

奥巴马:“原来你们共产党是这样办案的。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王岐山:“是‘百闻不如一试’。”

奥巴马:“棒极了的体验。”

王岐山:“不瞒你说,管理共产党国家比管理民主国家容易多了。你看我们习总,傻逼一个,比我差远了。你看,照样把13亿人口的大国管理得服服帖帖。”

奥巴马:“那是有你这样的能人辅助。好比诸葛亮辅助刘备。”

王岐山:“我有什么能耐?还不是动刀动枪用酷刑?当我们这一类国家的领导人,无论管理官僚还是百姓,一句话,暴力暴力还是暴力。”

奥巴马:“既然阁下对自己的党和国家认识如此深刻,为何自甘堕落与猪狗为伍?”

王岐山:“威风啊。有权在手,一呼百应。这种帝王般的感觉,实在是做人的最高境界。”

奥巴马:“可代价是牺牲百万千万计老百姓的福祉,你难道没有丝毫良心不安吗?”

王岐山:“中国人民视毛泽东邓小平为伟大领袖,而毛邓二人正是中国最大的独裁者。受害者中国人民尚且如此看待,我区区一政治局常委小角色一个,有何不安?”

奥巴马:“行了,打住吧。与你说话都觉得掉价。”

王岐山拿着奥巴马里通中国的口供,高高兴兴找川普交差去。

(未完待续)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