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月08日(一)

我们外国人经常说中国人不懂礼貌。的确,我在大陆买火车票、过马路、坐地铁的时候,常常感受到中国人不讲文明礼貌的现象。

但我不认为中国人不懂礼貌。比如说,常住在日本的中国人,他们大都是至少比我讲文明礼貌。

而且我还不认为大陆中国人不懂礼貌。他们都很清楚请客的时候如何接待客人。我住在中国朋友家的时候常常看到,他们把我住的房间打扫的很认真、很乾净,吃饭时候对我很热情、很细心,每次都让我非常满意。中国人请客的时候,他们真的讲文明礼貌。家里是非常乾净,因为家里是“我们自己的空间”。这些是日本人无法仿效的。

但我一旦离开了朋友的家,就进到了外边的“异空间”。路上到处有垃圾,很多人和很多车不考虑其他人的存在,街上没有文明礼貌的状态。我每次去大陆,都有这些经验,感到家里和外界存在那么大的差距。以前我也认为他们不懂礼貌,后来我改变了想法。现在我认为,他们不是不懂礼貌,而是他们不认为公共场所等外界是“我们自己的空间”。

中国有很多叫公共场所的地方,但这些公共场所是跟外国人叫的公共场所有些不一样。我认识的一个中国人市民活动家,他从事环保方面的活动。十几年前,他刚开始活动的时候,看到离办公室不远的郊区农村里存在严重污染,他认为“环保活动从身边开始”,想跟当地的村民朋友们一起做扫地的志愿者活动。可是过一会当地政府的人员来问他“你是哪个支部?”虽然他详细地说明自己的职业也不能让政府人员放心,最后警察来,带他去派出所,命令以后不能再做这些活动。

在国外的话,扫地的志愿者活动是值得称赞的事,不可能被警察带走。但在中国,特别在农村,“公共”是政府的别名。家里以外所有的场所,例如道路、公园、停车站、山河、公司、学校等,都是政府管理的公共场所。关于这种公共场所,如没有当地政府支持的话,村民没有一切权利和责任。他们不可以做什么,也不必要做什么。这样的话,他们不能把这种公共场所视为“我们自己的空间”。

所以,我认为做一个讲文明礼貌状态的最有效办法是每个人都要有“我们自己的空间”的意识.从事研究中国各地的基层自治等活动的民间机构“北京新时代致公教育研究院”,最近他们在北京市通州区的一部分地区,开展“礼仪讲座”等活动。他们也通过那些活动重视培养当地居民对自己居住区的公共意识。最近几年中国普通公民的公共意识越来越高,实际上我经常碰到有些中国人批判缺少礼貌的现状,他们自己也非常有礼貌。我认为这些意识也促进中国的民主化。

但讲文明礼貌的路还很长。如果一半以上的中国人支持民主化,他们行动起来的话,可能达成民主化。但一半以上中国人的支持和行动也不能形成“讲文明有礼貌的状态”。比如说,排队等的行动方式需要至少90%以上的人遵守为前提。即使60%左右人遵守也没什么效果,只会更混乱.实现“有礼貌的国家”是比实现民主化国家需要更长时间。

文章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