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手肯定难推高墙,但可拆掉一块砖瓦,一块、两块、三块……假以时日,高墙就不再高了;一只蚂蚁怎能啃倒一棵大树,但可啃噬粉末,无数只蚂蚁共同下嘴,剩下的就是等待不经意的一阵风;一根稻草当然压不垮骆驼,但一根、两根、三根……驼行千里,那怕出现一次踩空……

见到多伦县大北沟镇人民政府关于村民上访所耗巨资维护稳定的书面报告,鄙人感慨良多,首先联想到的就是只手推墙、蚂蚁啃树、稻草压驼……

因为对征地补偿不满,2名村民上访维权,一个叫王凤云,一个叫王凤龙,合称云龙上访。五年时间,为了阻止云龙上访,大北沟镇人民政府被迫昼夜蹲守、贴身跟踪、情报收集等共耗费33万元之巨。从人力上说,上至镇党委书记,下至普通人员,个个参与,其中一次连续蹲守50昼夜,每天10人,累计耗费人力500人次。对一个贫穷的小镇来说,这笔钱不是一个小数目;仅仅2人上访,就调动和牵制了一个乡镇级政府数十号人马投入其中。

也许有人觉得该镇政府投入巨资、浪费人力围堵两村民上访,属神经过敏,是多此一举,两只泥鳅掀不起大浪,村民岂能危及国家政权,大北沟镇离中南海十分遥远;也许有人认为云龙上访没有实际意义,忙了五年时间,遭遇贴身紧逼,甚至足不能出村,更别指望追加征地补偿款,怎么看都是傻瓜的表现,吃瓜群众一舨般。

他们也许孤单,只能搬动一块砖,但高墙立刻大为紧张起来;他们也许渺小,像蚂蚁那样爬向大树的根部,但大树立刻大为紧张起来;他们也许微不足道,只能丢下一根稻草,但庞大的骆驼立刻大为紧张起来……

在那遥远的北方有一个镇叫大北沟镇,大北沟镇有一个村子叫十五村,十五村里有个村民叫王凤云,王凤云,要上访,去找人,北沟镇,想维稳,怕抹黑,全镇干部忙到找不北,事后还要打报告向上级讨经费……

云龙上访维权失败了,但在战略上成功了;大北沟镇维稳成功了,但在战略上失败了。村民失去的是眼前利益,但赢得未来,大北沟镇赢得当下的稳定,但透支了未来的安全。

体制的资源终究有限,无论人力物力。任何一块砖的丢失,墙都缺了一块,任何一粒粉末的减少,大树都缺了一粒;任何一根稻草的落下,骆驼的负重都在加赠。

不要小瞧只手推墙,不要嘲笑蚂蚁啃树,不要忽视稻草压驼。

2017年2月28日

特勤耳目费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