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

近二点,小黄走了,陈检罗陪我往大人物那儿。大人物下榻于时凤18楼,住的是套房,门口守着两个便衣。陈检罗进门介绍我的身份是作家,我赶紧谦虚,过去是赌徒、社会闲杂人员,现今是候补嫖客,大人物矜持地笑了,他朝陈检罗看了一眼,陈队就找了个借口退下了。

大人物五十多岁,发型整齐,国字脸,微胖,他穿了件咖啡色羊绒衫,肚皮微凸,保养很好。有个老者坐在沙发上看手机,一个穿着蓝色羊绒衫的秘书模样的女孩给我沏茶。

陈检罗一走,大人物马上换了个人似的,跟我握手套近乎,戴高帽称陆作家,还说我党只有王做鬼、余含泪,像陆文这样优秀的都在野。我说我没办法,我曾经想入团,还想入党,他们知道我是黄包车夫的儿子,理都不理我。他给了我名片,我才知道他姓冯。他还给我看《来自江苏常熟关于赌博的最新报道》的复印件,后面有批语:瞎搞,财物全部退还,及时传真。他说这是他写的,我赶紧握手,说谢谢你,让我当年度过难关。这时沏茶的女秘书也对我莞尔而笑,那模样似乎对我烂熟于心。该女秘书善解人意,十分乖巧,沏茶完毕,还帮我拉开拉链脱掉了羽绒服,手脚挺温柔,像跟陈小琳一个模子里浇出来的。

冯局开门见山说,有事相求。我说患难之中你出手相救,我本来欠你人情。于是冯局向我介绍坐于沙发的老者。

老者姓赵,是某大学博士生导师,专业是人工智能。谷歌0088是他的作品。我一边对他说久仰,一边说用高科技对付独立作家似乎过分了吧,独立作家也是弱势群体,被金钱与情色弄得焦头烂额。赵教授打哈哈,说科学不问政治,前进路上免不了牺牲,这是我系的研究科题,国家重点扶助项目。

冯局马上跟我打招呼,说从北京乘高铁赶到苏州,特地听你意见,望理解相助。这次对你的试验并无恶意,也无后果,并声明是他的主意。我只好应允。

赵教授简单介绍了“谷歌00”计划,说耗资巨大,目前在试用阶段,智能人掌握中英法德四门语言,无论男女均能负重30公斤,徒步时速最快6公里,徒手格斗时间达5分钟,电池续航能力48小时,固体硬盘储存百科全书,再通过视觉检测照相辅助,识别能力达百分之百,且能随意说出任何典故及名句,诗词朗诵存储860首,古文朗诵存储36篇,目前状况,不会游泳骑车,且书写困难,尚停留于签字阶段。

教授还预测了人工智能的前景,他说:只有落后的地域才使用那么多的监控头,和雇佣警察维持社会秩序,总有一天警察被人工智能替代,回家领救济金,而80%的大众,前景不佳都失业,这就是所谓的人口过剩。他唯一担忧,人工智能自动拼装,自我复制与进化,从而战胜人类。

赵教授另一个重要课题:用光波织成网络覆盖整个城市,淘汰所有摄像头。边境也用光波代替柏林墙铁丝网。他说有生之年可能完不成,要靠女儿了。我翘起大拇指连声赞叹,啊,依仗你老人家了。冯局听了也笑了起来。

我向赵教授道歉,由于鲁莽损害了他的杰出作品,那一记重拳造成了机器人的线路故障,有可能毁坏昂贵的芯片。损坏公物要赔,反正我炒股有利润,最近刚赢了250元。赵教授连忙说,不必,哪里,受重力打击,焊接处裂口,掉了弹簧,造成短路,小毛病。

我又请教他,0088临死时不喊救命,却大声喊“谷歌0088”是什么意思?他告诉我,发出求救声波,并用应急小电池发信号,以便总部接收。我告诉他,我对谷歌0088印象最深的是,其搜集并熟练运用的资料,跟我的情人相匹配,我过去与她聊天的内容运用得炉火纯青;性技巧一流,有耐力,也有热情,但无递进过程,液体分泌源源不断,但死板,整体来说已超越常人;从外表来看,她具有诱人的身材,皮肤及肌肉弹性跟真人相似,骨骼关节也灵活,手部一无异样,在接收现金时稍有破绽;泪水的流淌恰到好处,可惜痛感几乎全无,具体指臀部。0088眼神灵活,步伐无异样,气味爽人。

赵教授一边竖着耳朵听,一边录音。我说到气味中有淫羊藿的成份时,赵教授激动得跟我握手,问我怎么知道。我告诉他,祖上乃鲜卑贵族,原姓步六孤,北魏汉化,改姓为陆。淫羊藿的发现和用途,原是步六孤之家传,我家迄今保存祖传秘方一张。我身上的基因有对淫羊藿的特殊嗅觉,其中有催情春药的成份,无限芬芳。祖上还有一人为将,祖传玉质兵符一枚为证。

赵教授请我继续说下去,还称我为陆先生。我说,智能机器人语言连贯,带有情感,遗憾的是,有时莫名其妙中间停顿,我估计在接收或筛选什么指令,也有可能芯片速度有待提高;情绪高低起伏悬殊,有时过度冷血,有时过度热情,有时缺乏过渡与连接性;对唐诗朗诵过于专业,且有点没来由。

最后我还对赵教授说,仿真度已达到极致,脸部的喜怒哀乐之变化让人心花怒放。有个缺点,体温过高,我还以为发烧,可能散热不畅,建议多多设立散热口,以助通风。肛门、阴道、肚脐、嘴巴、鼻孔,还有耳朵,都是可考虑的通风口。

最关键的感受,因为我受了这么多的惊吓,不能告诉他了,再说下去便是助纣为虐。虚与委蛇与出谋划策是两个性质不同的概念,为了公共利益,我要嘎然而止作家固有的显摆与炫耀,让赵教授意犹未尽。谷歌0088最大的致命伤:没有读心能力,目的性过强,且缺乏随机应变的能力,比如,堵住房门讨钱缺乏铺垫与情理,十分生硬。战胜它很容易,你只要说我是李白,它搜索一通,只会说你不是李白,或者说你开玩笑吧,破绽就出现了。

聊到三点多,冯局说你的情人来了,女秘书也激动地碰了我一下,只见从内室走出一位美女,红大衣,黑皮靴,白手套,长头发。右眼贴着一块白纱布,我扑上去,紧紧地抱住她,激动地叫:陈小琳。陈小琳羞涩地看着我,说,陆文,我的背叛,害你受苦了。我在工作,请放开我。(完)

江苏/陆文
2017、2、13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