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瑞:路克又来了(《放弃》5-4)

Share on Google+

就在吉不断地被往昔的画商抛弃,陷入贫穷的时候,路克打来了电话。

“吉,”路克停了一会儿,接着说,“我可以去看你吗?”

“你知道我的新地址吗?”

“不知道。”

吉就告诉了他。吉没有问他怎么知道了她的新电话号,想必是如斯告诉的吧。她一直和如斯保持着友情。

路克带来了一束鲜红的郁金香。两片绿叶之间,那含包待放的花朵,遮蔽了他和他的女人们的故事。也只有这束花,让她想到,他的荷兰祖藉。其实,他与荷兰,早就井水不犯河水了。他就是他自己,是从石头科里蹦出来的。

那么,她为什么又接受了他呢?

答案在风中飘。她给他做了中国传统的葱油饼,拿出了当年傻大舅羊倌那股实在劲儿,放了许多的豆油。现在,她与中国的唯一纽带就是汉餐。她始终做不到像图伯特人那样离不开酥油,也做不到像荷兰人那样离不开奶酪,更做不到像加拿大人那样离不开牛肉。

她还做了黄瓜粉皮凉半菜和一个鸡蛋甩袖汤。路克用筷子夹了夹凉半菜,结果,刚到嘴边就滑掉了,他就又夹,吉笑了,递给他一双刀叉。

“尼欧还好吗?”吉问道。

“好。”路克简短地答道,像从前一样,话不多,即使非说不可的时候,也只用主谓宾,没有形容词。

“如斯仍然是你的女友?”

“是。”

“依然常去跳舞?”

“是。”

“像喝酒一样,有瘾?”

“是。”

“尼欧同意吗?”

“同意。”

“如果你吸大麻,尼欧也会同意?”

“当年我吸大麻时,她的确没说什么。”

“真的?你为什么要吸大麻呢?”

“那你为什么要画画呢?”

“看来,人各有志了。”

路克没再吱声,也许认同了吉的这句话。

“还记得吗,从前我们在一起时,你甚至想让尼欧给我们买吃的呢,那时,尼欧都92岁了!”

“现在97岁了。”路克说着,笑了,露出了一口整齐的牙齿。很奇怪,这么大岁数的人了,牙齿还没有变稀。不过,吉还是发现,他那上牙左则的紧里面,倒数第二颗牙已经没有了,出现了一个黑洞。的确,路克有些老了,喉结周围的肌肉都打皱了。

——转自我的长篇小说《放弃》第五章 第四节 路克又来了

2016年10月20日星期四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阅读次数:85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