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瑞

在台北诚品书店,看到了我的书:《境外西藏》《图伯特的秘密和疼痛》

这是我第二次来台湾。第一次是2016年4月,来参加台湾首届国际汉藏会议。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基本没有触碰到台湾,连瞎子摸象都不如。

与台湾的距离

现在,我走在台北的大街小巷,看着那些伴我长大的汉字,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比如“捷运”,问了好几个人,才得知是“地铁”的意思。还有刚下飞机时,看到“航厦”二字就懵了,直到广播里接着说Terminal,才算恍然。还有一次,跟人打听“哪里有商店?”对方一眨不眨地看着我:“您找酒店吗?”

“不是,是卖各种商品的地方。”我解释着。

“啊,你说的是百货公司吧?!以后别说商店,人家不懂的。”对方好心地纠正着。

可我记得,在中国,只有乡下卖牙膏牙刷糖球肥皂蜡烛火柴……的地方,才叫百货公司。但台湾的百货公司是不一样的,别的不说,仅化装品,从法国的兰蔻到日本的资生堂到美国的雅诗兰黛,真是应有尽有。

我的意思是,我这个中国人的汉语,与台湾人的汉语之间,总像隔着一根电缆,有个传递和转换的过程,尽管时间不长,但还是说明了距离。

享受迷路

走在台北的大街小巷,看着一个个迎面而来的街名:成都路、昆明路、汉阳路、汉口路、讷江路……心潮起伏。对于我,这不仅仅是一个个街名,而是一个个立体的都市,是我年轻的脚步徜徉过的地方,衔接着我的从前。

还有街道两边的店铺,也很有趣:“大肠面线”“臭豆腐”“鲁肉饭”“咸粥”“什锦烩饭”“切子面”“胡椒饼”“凉拌猪耳朵”……

我站在“三妈臭臭锅”的店铺旁,琢磨这都是些什么意思,但见这门廊上面,赫然地写着:大肠臭臭锅、泡菜锅、南瓜锅、鱼头锅………

在加拿大,就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这样的饭馆啊!这样浓郁的生活气息,让我自己跟自己笑了起来,惹得两边的路人,几乎停下脚步看我。

然而,在这些传统的店铺之间,又拥挤着星巴克咖啡、麦当劳、SUBWAY等,中西结合,和平共处,自由自在。我走着、看着,就这样,不知不觉中,迷路了。但我还是任性地走下去,迷路也是享受。

柔软的夜晚

走在台北的大街小巷,路边的大树、柱廊,都环绕着花灯,许是元月的关系吧。在市政府那边,街道两旁的大树上,都装饰着清一色的白灯,远远看上去,犹如千树万树梨花开啊。

上次来台湾时,正是4月,一下飞机就有又潮又热的气流,扑面而来。对于习惯了落基山下乾燥气候的我,的确是一场考验。但现在,不冷不潮不热,空气里流动着绿色的香馨。好舒服啊!在这个傍晚的时刻,擦肩而过的人们,个个迈着悠闲的步子,偶尔还有街头艺人、杂耍人的表演,大家会围上去,站成一个圆圈,有的拍手、有的笑着,有的吃着……

我闻到了一股久违了的家的气味。那种消失了很久很久的温软的情怀,浸透了我的每个细胞。真想就这样呆在台北,再也不回加拿大了。这倒不是说加拿大不好,而是那种文化,不停地组合着我的骨骼。

没有见面的朋友

走在台北的大街小巷,想到在诚品书店看到的我的书《境外西藏》《图伯特的疼痛与秘密》《拉萨好时光》,心里充满了感激。前两部书,是由雪域出版社出版的。此刻,很想见见主编惠娟和社长玉宁,我们在西藏的天空下相遇,如今,那一次次恩缘,都串连成了一条源远流长的河……不,还是不要见面吧,突然接到我的电话,她们一定会吃惊的……

那么,是否见见台湾允晨文化出版社的社长志峰呢?他为我出版了两部书《拉萨好时光》和《倾听西藏》,对了,他的《消失的旗》写得的真好,在我的博客上,一直保持着很高的点击率呢……。可是,突然接到我的电话,他更会吃惊的,还是不要见面吧……

我还想到了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的达瓦才仁董事长(简称达董),想让他请我吃饭、喝酒,可是,在台北,我永远处于饱的状态,甚至是撑的状态,怎么办?最好不要见面吧……

接着,我又想到了摄影家陈墙,想到我们一起在达兰萨拉吃芒果的美妙时刻……还想到了为我的《境外西藏》设计了封面的小蓉,他们都是台湾人,如今也都生活在台北吗?……

最终,我没有与任何一位朋友见面,但他们的友情,在这个完美的台北之夜,像一杯清凉了绿豆茶,滋润着我的肺腑。

中国的单相思

走在台北的大街小巷,很滑稽想到小时候常常听的那些关于台湾的歌,最典型的,要数《台湾同胞》了。到今天,我还记得那歌词:

我站在海岸上,把祖国的台湾省遥望
日月潭碧波在心中荡漾
阿里山林涛在耳边震响
台湾同胞我骨肉兄弟
我们日日夜夜把你们挂在心上

不过,台湾人民显然并没有感谢被“日日夜夜”挂在心上,他们只满足于过好自己的日子。那么,中国为什么要单相思呢?目的是十分明确的:解放台湾!

中国已经“解放”了西藏,把那锦绣的佛国,变成一片哭声和火焰。现在,又要“解放”台湾,要以我们的独裁代替台湾的民主,要以我们的野蛮代替台湾的文明,要以我们的极权代替台湾的自由……

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比让中国单相思更可怕了。不要说台湾,就是那些中国的邻国,也是谈虎色变。我曾在喜马拉雅地区旅行,亲眼看到锡金成为中国的牺牲品,而不丹,整天提心弔胆的。这样说,可能中国不服了,会辩解,明明是印度侵吞了锡金,与我们有什么关系?事实上,要不是中国侵吞了西藏,使锡金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印度根本就没有机会……。总之,中国的单相思,或者说铁靴,可不是闹着玩的。

分裂的意义

走在台北的大街小巷,想到八九六四以来,中国海外民运人士,频频从台湾这里得到机会和资源。但是,当台湾问题摆在他们面前时,个个大义凛然,步调一致地维护祖国的统一。

那么,什么是统一?在我看来,就是倒退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国之宾王莫非王臣”的时代。平民百姓该当奴隶的,还是奴隶;该寄人篱下的还是寄人篱下……人们活着,没有自由、没有尊严、没有说话的权力,什么都没有。

那么,什么是分裂?在我看来,像苏联解体后,那些独立的加盟共和国,可以吃香的喝辣的,就是分裂。再看看欧洲,虽然和中国的面积差不多,但独立出众多的小国后,日子过得越来越好,人们享受着真正的民主、自由、尊严,这就是分裂。

总之,台湾问题、西藏问题,都是很厉害的试金石,一下子就能让那些高调民主的人士们露馅。

2017年1月14日星期六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