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我们不是活死人

Share on Google+

我本不想言,读过《圣学复苏精义》的“劝善戒恶”篇后却感到不得不言了,因为知而不言者是在放弃一项特定的主命。大约在一千年前安萨里巴巴就告诫过穆斯林社会:倘若劝善戒恶不存在了,放弃了分辨善恶的努力,则会导致圣品失效,宗教颓废,衰败蔓延,迷误横行,无知普及的灾难——“我们曾经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

今欲陈说的穆斯林论坛时事板块的乱象,虽处网络一隅,却也是整个穆斯林社会衰败的阴影在其网站之上的笼罩。大量不符合穆斯林价值观的言论充斥版面,像洪水一样冲淡了网站的穆斯林性质,淹没了本就微弱的主人的声音。这样的言论形形色色,或是对穆斯林群体的丑化,进以挑战穆斯林个人的族群认同感;或是在时事热点问题上释放先入为主的错误信息,达到混淆视听,转移视线,误导穆斯林民众的目的。发言者的身份则不外乎两种,一是以穆斯林面目示人,一是以好事之徒的口吻挑衅。他们能够花费大量时间精力在论坛中,显露出职业化的特点。这些网络操盘手,江湖人称“五毛党”,朝廷钦命“网络评论员”,不仅分布在各大BBS、热门博客上,看来也早已“打入”穆斯林网站内部,利用穆斯林青年在信仰上的弱化、思想上的无力,在舆论导向问题上轻易发动了一场静悄悄的同化战争。他们的众声喧哗,我们的沉默无奈,正在让穆斯林网站与大众网络之间削平差异,完成低俗的同质化、亢奋的娱乐化。

我们之中确实存在着“内鬼”。而且高明的内鬼有着人的画皮,不肯立时现形。你若质疑他们,他们会还以“歹猜”之辞,这一招“神龙摆尾”也往往能使大多数穆斯林变得哑口无言,真可谓是以穆斯林之道还治穆斯林之身。我们穆斯林对自己的宗教长期失于研讨,对日常的观念停留在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一知半解上,才让敌人能够有机可乘。安拉从没有剥夺人心确认善、否定恶的能力,他也从未令穆斯林成为不能用脑的愚民,分辨善恶不仅源于人性的本能,而且真主将之与礼拜、天课相提并论。“如果我使那些人在大地上成功,他们将谨守拜功,完纳天课,劝善戒恶。”(22:41)也有一种以新思想相标榜者用“言论自由、应该包容不同观点”为自己辩护。言论自由是自由主义的重要原则,但那些人却未必是自由主义的信徒,他们也未必允许我们拥有言论自由的独立。他们热衷转贴的体现官方民族主义意志的帖子就是在信息控制的潜规则扶持下占领中文网络的,散发着五千年一以贯之的惟我独尊的陈腐恶臭。遇到新疆出事,他们就说维吾尔人“杀回灭汉”;遇到拉萨闹事,他们又说藏人要“杀回赶汉”,可怜一个“回”字被玩弄于他人股掌之间,成为种族政治的一枚无辜棋子。

穆斯林应该吸纳全人类创造的各类思想成果,包括“言论自由”在内的自由主义理论体系。我们当然应该拥护自由主义的到来,因为自由主义的民族观认为国家的正当职责就是在其国界内保护和促进民族文化和各民族语言的繁荣,这对穆斯林在中国争取少数应有的权利显然是一件好事。但言论的自由度注定要受到这个社会内部公认的道德伦理的制约,具体到穆斯林网站,就应在其内部建立起一套以伊斯兰伦理为基础的论坛管理制度,让网站尽可能地发出伊斯兰的真实声音。

对于那些以“污水”灌穆斯林论坛的人,请用你的口舌、键盘与之战斗。这是信仰的一种。有人请教圣门弟子侯宰法(愿安拉喜之,先知曾将有关伪信士的学问专归于他)何谓活人中的死人?侯宰法说:就是不用手、口舌、心灵制止罪恶的人。

2008年11月23日星期日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阅读次数:1,28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