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灰涩话题

Share on Google+

其一

当族人拒绝祖父建他的小屋时
我的见证是多么荒谬
父亲嘲讽我
“你还为他们说话?”
黑色幽默
像饮下一碗苦涩的中药汤剂

生于西关的回族祖父
在那里度过八十多个春秋
仍是异乡人?

父亲努力逃出那片天
我却从未厌倦它
——曾祖迁居之地

落叶无论飘零何方
也无法将那棵病中的生命之树忘怀
愿它从穆罕默德的经文上复生
愿它从明丽的西域血统上复生

琉璃灯盏啊
请用你无远弗届的慈光
再来引导它

其二

穆斯林论坛上
大旱 有人祈雨
矿难 有人盼平安
地震了 人们的眼中闪过绛红色的敬意
惟独你销声匿迹在暴风雪的呼啸中

鼓乐弦歌正酣
假面胡戏的舞者
在君王的丹墀和空王的莲台之间
穿梭游走

不想见到的假面四处显露
想见到你的面影却远至天边
即使你是白色的忧愁
心中仍要充满你
即使你是红色的火焰
此生仍将投向你
至仁主
我只和我的维吾尔在一起

2010年4月20日星期二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阅读次数:78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