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之斧将它砍倒
我犹豫着
是否将它重新扶起
可世间
干热的土和苦涩的水
已让我不堪忍受
终于
我以一棵树应有的节制
无声注视
尘归尘
土归土
的那一刻
尘归尘
土归土
可爱不灭

2010年12月4日星期六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