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0年,由于三年自然灾害,某镇全体市民挣扎在饥饿线上。

王四妹一家也是这样。王四妹三十五六岁,胸脯扁平,皮肤黝黑,手脚粗壮,有一种说法,她已一年没来月经,还有一种说法,两年没来月经。解放后,她一直在纱布厂干三班制的织布活儿。她家有三个小孩,最大的十三岁,最小的四岁,个个饿得面黄饥瘦,最大的连十斤煤球都搬不动。两年来,王四妹为了一家一日三餐绞尽了脑汁。

王四妹的丈夫是个酒鬼,没有酒吃,暴跳如雷,有了酒吃,吃醉了更暴跳如雷。天长日久,吓得第二个女儿春香患了心脏病。这男人吃了酒,发了火,饭量照旧。吃起粥饭狼吞虎咽,连一角二分一斤的酱油白萝卜也吃得清脆响亮津津有味。而且发了工资,还喜欢在外面吃独食。光面啦,S酥啦,年糕汤啦,大饼油条啦,真是想吃啥就吃啥,就像过年一般。为了保证儿女们不至饿肚,王四妹时常瞒着丈夫,偷偷盛好两碗稀粥藏起来,给放学晚回家的孩子吃。

当年粮食定量,一个成人每月吃24斤,工作的话,可以吃到28斤,甚至32斤,视你的劳动体力消耗而定。当时猪肉绝迹(人都养不活,怎么会有余粮去喂猪?),菜油嘛,每人每月也只有二两,副食品也十分紧张,连屙在粪坑里的没消化的麦粒,都有人筛洗,重新塞进肚里。芹菜根更有人吃了,那盘根错节的根系,还让食客浮想连翩,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红烧狮子头”。

王四妹一家,自然肚里没有足够的油水,睡到半夜,这个喊饥,那个叫饿,三个孩子轮番闹着肚子饿,吵得王四妹束手无策心烦意乱。实在没法,她便用一斤粮食换七斤山芋干来填塞孩子的肠胃。可这么一来,粮食更紧张了,原因孩子的肚皮就像填不满的无底洞,老是不顾粮食定量,像老鼠似的偷吃山芋干。王四妹真是防不胜防,恨不能在粮缸上装一把锁。

为了全家,王四妹不顾身体浮肿,月经断航,仍然坚持每季度打通关节卖血一次。日子虽不容易过,她脸上依然笑嘻嘻。

有一天,王四妹上中班,上午趁空去蔬菜行捡白菜叶和山芋头。回家路上看见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手里拿着一本粮油供应证和一只灰色的粮袋,站在路边东张西望。王四妹眼睛不由一亮。这时刚巧四周无人。

“小弟弟,哪儿去?”“量米。”“你人小,拿不动,阿姨陪你去买。”小孩默许了。一会儿,供应证和粮袋就到了王四妹的手里。王四妹从竹篮里拣了个山竽头,递给了小男孩。小男孩不顾肮脏,马上一口连着一口,吃得忘乎所以。王四妹满腹诡计加快速度往前赶,小孩一边吃着山芋,一边紧紧跟在她的身后。

走了刻把钟,仿佛天下没有粮店,男孩眼前出现的则是田野,满目都是蓝天白云和芹菜茭白田。

“阿姨,还我,我要回家!”“吵什么,小猢狲!”王四妹眼看无法扔掉这讨厌的尾巴,顿时凶相毕露。

人间的温情无影无踪,小孩如梦初醒,冲上去欲夺自己的东西。王四妹见粮忘义就是不给,并且还想逃走。小孩扯住她的衣服,起先恳求:“阿姨还我!”后来见不济事,嘴里就乱骂“强盗!”

慌乱之中,王四妹紧紧扼住了小孩的脖颈。小孩脸色发白,双脚乱蹬,一会儿便脸色青紫一动不动了。

王四妹走投无路,只得将尸体胡乱埋在芹菜田里。

谋杀的收获:三十六斤粮食计划和二元人民币。

五天后肿胀的尸体、鼻孔里塞满烂泥的尸体,给农民发现了。竹篮、菜叶、孩子肚里的山芋,给公安局提供了线索和证据。留在现场的东西,成了王四妹的致命伤。记忆力良好的粮店营业员,向民警描绘了顾客的相貌。不久王四妹就被逮捕了。

半年后,王四妹毫无怨言倒在她作案的现场。临刑前,她喃喃自语,还朝她下手的地方磕了三个响头。她唯一遗憾的是,她再没有办法照顾她那三个嗷嗷待哺的儿女,也不知春香的心脏病何时才能痊愈。

江苏/陆文

注:人家说1960年的饥饿,是由于自然灾害,我不知有否其它原因,只好人云亦云。请各位指教。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