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见那些渐次沉陷的人
已在春天里枯萎
打开一朵花瓣
也无蜜蜂的垂青在午后时分
显现明天的阴影

但是,天色已晚
当有人在你额头刻下消逝的印记
无法逾越的门岗
便让一个人感觉老了

坦克和头盔仍历历在目
仿佛一枚铁钉扎向圆睁的瞳孔
然后,是清晨的雨水
──血,从来不曾属于昨天

和我一样,追随晚风的姿态
你以落叶的名义逃避枝桠
和我一样,你目视你眼中的尘土
将哭泣的夜晚吹拂

事实上,流云滴落
泥土却已奉献给枯枝
和碑刻一样,石头过早地永生
和历史一样
我们,深陷于年轮的迷宫里

(2007年3月28日于北京)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