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年春节来临前,历时已有三个月的陕西镇坪纸老虎事件有了新的进展,据新华社报道,陕西省政府办公厅2月3日对陕西省林业厅在华南虎照片事件中“违反政府新闻发布制度”进行了公开通报批评,陕西林业厅则于2008年2月4日就“草率发布发现华南虎的重大信息”一事发出了《向社会公众的致歉信》,另有消息说,在纸老虎事件中表现积极的陕西省林业厅副厅长朱巨龙已被停职。

自去年十月份纸老虎事件演化为全民性的热点话题以来,这是官方首次对这一事件作出积极回应,而就在同一时间,另一位舆论热点人物——辽宁西丰县委书记张志国 也被铁岭市委责令引咎辞职,朱正龙和张志国的噩运显然是送给两起事件关注者的新春贺礼,这是中国民间舆论力量提升的明证,一定程度上也体现了权力与民间呼 声良性互动的可能性尝试,这是值得肯定的,所以,我倾向于认为朱巨龙和张志国的去职既是民间压力效果的显现,也是权力的理性选择。

但另一方面,我们又必须看到,无论陕西省政府办公厅还是陕西林业厅,都没有足够的勇气和诚意对纸老虎事件加以反思。对于发生在陕西境内的华南虎造假事件,陕 西省政府有足够的权限加以调查并给公众一个结论,而且,三个多月的时间也足可以对周正龙的虎照是否造假得出一个权威结论——除了对照片的技术鉴定之外,毕 竟还有其它途径(如司法调查)可以还原事件的真相。可对于这一恶劣事件,陕西省政府和陕西省林业厅都有避重就轻之嫌,不仅如此,陕西省林业厅的“道歉”仍 在混淆纸老虎事件的性质:纸老虎事件自始至终并非野生动物保护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首先由网民发起的纸老虎事件大讨论的主要目的是探求真相、呼唤诚信,不 是说网民不关心野生动物保护,而是这一问题本身与野生动物保护毫无关系——如果说有关的话,那也只是陕西地方政府利用了人们保护野生动物的心理试图骗取钱 财。

事实上,自从浙江义乌的年画被网民“人肉引擎”搜索出来之后,华南虎照片的真假已昭然若揭,从这个意义上说,虎照本身早就不再有悬念,我在这里所说的真相, 是针对周正龙及镇坪地方政府虎照造假过程而言,我们需要还原这一轰动世界的造假事件的具体过程,以厘清每一个当事人应该承担的法律责任,相对而言,人们并 不十分关心陕西省林业厅的新闻发布制度是怎样的,也不必然需要“国家专业鉴定机构”对于照片的鉴定。

但陕西省政府的“违反政府新闻发布制度”和陕西林业厅的“草率”之说,十分巧妙地转移了话题的重点,而没有触及纸老虎事件的本质。这样的处理方式最多只是部 分挽回了政府的颜面——在举世关注之下,无论以何种方式,政府的“颜面”总是要挽回的——而没有回答关注者的疑问,也没有提及造假者可能承担的法律责任。 显然这不是我们需要的结果。

因此,我对陕西省政府及陕西省林业厅处置此一问题的动机表示强烈怀疑。虽然陕西省林业厅的道歉也承诺“(华南虎照片的委托鉴定问题)一有结果我们接受国家专 业鉴定机构的鉴定结论,并如实向社会公布”,但陕西省林业厅的态度是消极的,显然,它不打算为“如实向社会公布”限定一个大致时间,从现在起,纸老虎造假 事件的皮球被踢到了“国家专业鉴定机构”那里——同样没人可以为“国家专业鉴定机构”限定一个完成鉴定的时间!

这是具有诚意的道歉态度吗?如果陕西林业厅确实认为自己在纸老虎事件中负有责任,那么,它首先应该将功补过,陕西省林业厅完全可以对林业系统官员的行为进行 调查,这并不影响“国家专业鉴定机构”的工作,并可以与最后的鉴定结果互为印证;而陕西省政府也早该督促监察、司法等机构介入纸老虎事件的调查,这是连 “国家专业鉴定机构”也无法承担的责任。可是从陕西省林业厅的表态来看,我不得不以小心之心加以揣测:即使国家专业鉴定机构最终作出鉴定结果,那会是一个 精心设计的时间,就象这一次的致歉信发布时间的选择一样——春节这样一个节日明显淡化了人们对纸老虎事件的关注。

如果我的分析成立,不得不说陕西省有关方面的表现令人十分寒心。或许,陕西省林业厅的致歉只是不得不向社会作出的回应选项中一个最没有诚意的选择,贯穿其中的逻辑只是大事化小、避重就轻、混淆概念,与此前的表现并无本质区别。

但我不相信网民的智慧会被轻易愚弄,我不相信关注者的视线被轻易转移,我相信权力的小把戏斗不过亿万民众的大智慧。在肯定陕西省林业厅致歉之举的同时,我们 必须始终盯紧真相与法律这一问题的核心,对纸老虎事件继续加以关注和探究,纸老虎事件绝不应、也绝不会因陕西林业厅的道歉而画上句号,这是法律的公正与道 德的诚信赋予民间社会的使命。

原载《议报》第341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