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二十年前,就在昨晚,
做梦也没想到,却血淋淋地发生。
凶残,无可质疑,
悲惨,难以置信。
无耻,不可复加,
无辜,难以置信……
几十年苦心经营的伟绩与荣耀,
竟如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中的一缕烟尘。

并非所有的喉舌骇若寒蝉,
黎明前的国际之声石破天惊。
愤怒的螳臂勇于阻挡疯狂的坦克,
弱不禁风的花朵,铁蹄下却余芳沁魂。
腥风蓦然熄灭了庙里那盏长明灯,
现代孟姜女哭倒了白骨垒成的长城……
从此红都留下专制的“死穴”,
随时都会有心激硬塞的危险。

不是二十年前,就在昨晚,
做鬼也不明白这异化的人性。
只醉金迷的当今,什么都可造假,
唯有幸存者的记亿铁打的“真”。
夜深了,殉难者的冤魂像点点萤火,
照亮了《零八宪章》的漫漫征程。
为了不被恐怖与慌言的沼泽淹没,
让我们拖起民族的良心!

2009年六月四日
于福建燕城耕耘斋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