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有两位引人注目的文化人,一是龙应台,一是李敖,同样是读书人,同样生活在一个政治生态中,龙应台,李敖以两个截然不同的面貌出现在我们面前。

龙应台,前台湾文化局长,作家,他一向以直言,言着称,以文化界重炮蜚声两岸三地。新年伊始,又喜读至锦涛公开信《请用文明来说服我》,龙应台对大陆社会制度,文化背景,思维方式的分析是深刻,理智,准确和无情的,她在大陆极力主张建成和协社会之时,大陆文明的严重缺陷。指出“胡锦涛”3个字在二十一世纪的当下历史里,仍代表一种逆流:在追求民主的大浪潮中,它专制集权:在追求平衡的大趋势里,它严重的贫富不均。在台湾文化界中,能象他这么清醒看到这点的,为数实在不多。走在中国的每个城市,你在无数的高楼,高速公路,畸形的消费中,会忽略五光十色的背后一些人类最更本的东西——文明。两天前,《凤凰卫视》的扬锦麟读到一篇文章《回归文明》,说的是很多在大陆工作的外籍人士、商人在工作一段时间后一定要回香港过几天,换换环境,理由是无法忍受大陆的不文明。比如撞了你从不说对不起;帮了忙从不说谢谢;大声的打电话;粗暴的对待服务员;动不动就撒谎,毫无诚信,随地吐痰,乱穿马路,他们仿佛和狼生活在一起,时间长了担心自己也会变成狼,所以要来香港,回归文明,文章说的更好,一个用太平天国及和团的残酷、愚昧、反理性、反文明,排外,仇外,中华民族至高无上,枪杆子里出政权来教育我们的下一代,用这样理路潜移默化我们的孩子,不管主观意图如何,都是不可宽恕的残害我们喝了狼奶,我们得到了狼文明!

特别欣赏龙应台在文中对“祖国”的认同,摘录如下20年前,我曾经写“野火”和国民党那个“家国”对抗;李登辉当政时,我曾经为文批判他的虚伪和狭隘;陈水扁不公不义,又迫使我彻底执笔抵抗。所以您如果闹不清我究竟是“统派”或是“独派”,不仿这样试试:台湾和大陆,那边符合我的“价值认同”,就是我的“家国”。那边违背我的“价值认同”,就是离之弃之抵抗之的物件。如果两边都符合我的“价值认同”,那就开始讨论统一吧。所以我是统派还是独派呢?分离后的台海两岸,政治文化、思想意识、社会制度完全不同,为什么两岸同种同脉的中国会虎视眈眈、兵刃相见长达50年,其原因是:一个为民主、自由而独,一个为集权,一党专政而统,龙应台一针见血,道出真谛。

龙应台说话直率,甚至于让人感到太直率了。当大陆人民为来台的熊猫“海选”命名闹得沸沸扬扬时,作为一个台湾人,他比谁都冷静“我实在不在乎团团圆圆来不来台北,虽然熊猫可爱的让人融化。但是我这样的台湾人可真在乎”冰点“的安危,就象很多、很多香港人真在乎程翔那个被逮捕的记者的安危。”和谐社会是个文明社会,和谐社会同样是个多元的社会。一个只能用一种声音,一种方式思维的社会制度送给台湾人作统一的见面礼时,台湾人能接受吗?当然见面礼的后面是导弹,刺刀?!为此,龙应台嘲笑道:“重点不在团团和圆圆,重点也不在民进党”她问胡锦涛“你明白吗?”

胡锦涛可能永远不会在乎文明不文明的区别。今年访问革命圣地延安,他拉着老红军的手一再强调:“江山是打出来的,党领导一切”,台湾有太多热爱大陆这块土地的人,每年有400万台湾人来往于两岸之间,“共匪”“妖魔化”破产了,那么台湾为什么迟迟不能回归祖国?制度的差异。当人类在月球上漫步时,中国人在“焚书抗儒”(文革);人类西元两千五百年前在古希腊一人一票选举,并以次作为现代文明社会普事基准,可中国人今日还在扬言:公投之日,即战争之时;当台湾人民大骂国民党、民进党都不是东西的时候,中国国家主席在芬兰责怪他们的总统,怎么会管不好这些示威、抗议的人群,让他丢了脸。这是个何等的差距。所以走在王府井和走在忠孝东路上人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台湾这个社会很特别,能出龙应台,也能出李敖。李敖是“世界上读书最多的,也是最会读书的,也是读的最好的。”(李敖自语),李敖是怕共产党而举家逃往台湾。李敖的确读了很多书,李敖在监狱中练就了一身反骨。可惜,人类社会最丑恶的那种负面基因,在他心膜上淀积了太厚太沈。结果,压死了良知。聪明过头,李敖成了今天的李敖。李敖是一个反现制的人,为了反对蒋介石,他帮助彭明明搞“台独”,结果坐了牢。记住!李敖是最早想把台湾脱离大陆的人之一。出狱后,他把所有的髒水泼向老蒋,泼向国民党,他所着的《蒋介石研究》是一本避开历史事实不谈,大讲淫乱和性交之类的事来作为卖点。这本书充其量是介于野史和色情小说之间。准确的说,什么都不是。此书在大陆半年就成了街边垃圾,浪得虚名。李敖号称是写了几百万字的著作,出了《李敖全集》,但据他自己说,他的《全集》只卖出了六套。墨尔本有个能写东西的人调侃地说,“一本书能卖6本就算畅销”。李敖的自大、狂妄,是台湾文人史或中国文人史上罕见的。有人假设,如果四九后李敖在大陆会发生什么情况,一、坟头上的草已经长成了树;二、成为第二个不要脸,郭沫若。按照目前的李敖来看,成为第二种可能最大。他有一种扭曲的心灵,他恨头上的脓包(国民党),可是他又爱屁股上的痔疮(共产党),他的无耻在于说大话已经说成了习惯,当他北大演讲称赞中国宁要原子弹不要裤子时,台下听众目瞪口呆。这种连中国政府都不愿多提及的事,被他拿来拍马、献媚。李敖在台湾龟缩了57年,自说自话了57年,他的口水快把国民党淹死了。他本想得到对方的某种青睐,殊不知,大陆同胞现在听到国民党,蒋介石,蒋经国是多么亲切。他们拉着连站的手,热泪盈眶地盈诵道:连爷爷,您会来了。一片深情。真可惜李敖这回马屁又拍错了。李敖是一个变态的人。他骂台湾是“伪政府”,却又疯疯癫癫在2000年去爬总统的宝座;他骂立法院是“老贼聚集地”,结果他以最低的票数挤进了立法院,成了名副其实的“老贼”;他骂国民党政府是独裁政府,没有言论自由,却在国民党时期出了一百多册书,把蒋家祖宗三代骂了几遍;他高度赞扬大陆的社会主义好,却去了10天就回了台湾(为什么不住在大陆呢?),有人问他,感觉如何?李敖这回说对了半句“形式大好,人心大坏”。

李敖是一个病态的人。他自恋,世界上无人比他聪明,没人读书超过他,他孤傲暴泣,什么髒话都能写;他下流,什么女人都敢玩;他无耻,自己的生殖器也能做一期节目;他无聊,什么官司都要打。李敖今年70岁,毫无疑问,他是患上了老年狂暴症。随着年龄的增长,会越演越烈,他会说出更多的疯话,做出更多的疯事。难怪台湾人见到李敖都躲的远远的。一个同时能打30场官司的人不是精神病才怪呢。李敖是异类。国民党怕他,民进党怕他,共产党也怕他。龙应台、李敖作为台湾的一名知识份子,真应该感谢台湾这个社会制度,感谢他能自由的写作,自由的表达,自由的生存。在大陆这两个人都活不下去。毛泽东要杀他们的头,邓小平要杀他们的头,江泽民要杀他们的头,胡锦涛会手软吗?我喜欢龙应台,他像一盏小小的蜡烛,我讨厌李敖,他像一只没有教养的狗。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

《阿森:读龙应台 看李敖》有5条评论
  1. “有《“新”“華”字典》就夠了。”執意燒掉《辭海》,拆除孔廟的紅衛兵痞,義和拳匪,高唱《“‘文化’大‘革命’”就是“好”》《走進“新”時代》,批鬥,抄家,打砸搶焼,足夠了。它們的祖宗馬克思恩格斯列寧在《共產黨宣言》中說過——工人沒有祖國。

  2. 龍應臺先生在一次演講中拉近兩岸文化距離,与共匪洗腦的蠢驢們互動,蠢驢們提出《我的祖国》。《一條大河》是中國大陆电影《上甘岭》(1956年出品)的插曲。乔羽词,刘炽曲,原唱者是歌唱家郭兰英。乔羽(1927年-),山东济宁市人,是中国大陆的知名词作家。刘炽(1921年3月10日-1998年10月23日),陕西西安人,中國大陸作曲家。郭兰英1929年出生在中国山西省平遥县的一个贫困家庭,八岁开始学唱山西梆子,不久就随戏班在山西各地登台演出传统戏曲。他們都是中華民國培養的音樂人,他們歌唱祖國是中華民國,絕非堅持馬列主義毛賊澤東思想的“‘中華’‘人民’‘共和’‘國’”。
    至於李敖先生如何,辛灝年先生在視頻講中,以五胎論述得已然清清楚楚。

  3. “騏驥不以其力,而以其德。”鞭策於千里馬,僅一次而已,絕不會有第二次。對於大大小小,老老少少,拉磨拖車,取肉熬膠的蠢驢……磨房老闆,屠夫,製膠匠忙活去,不才沒興趣。

  4. 只有一個中國,是主權在民的中華民國,全體炎黃子孫的祖國,還是沒有民眾授權,“槍桿子出政權”,以馬列主義爲政治基礎,破壞中華文化的非法偽政權?認可反文明,反自由,阻礙民主法治的共匪非法偽政權爲中國,民主法治如何演進?滿清學子跪在地上,公車上書,幻想滿清韃子不在奴役壓迫民眾,如何“驅逐韃虜,恢復中華”,結束帝制,辛亥革命成功?蘇東巨變,以至於蘇聯紅色帝國一夜崩塌,倘若當地民眾認可蘇共扶植,沒有民眾的非法偽政權,禁止民眾選擇的非法偽政府,一個個所謂加盟“‘共和’‘國’”留在蘇維埃大聯邦,蘇聯還會滅亡嗎?
    張嘴閉嘴“台灣”“中國”,不才不是錄音機,對於一個個沒有思考能力的蠢才,只有厭惡,毫無興趣,沒有耐性。

  5. 錯誤有二:
    其一,地理上可以以台灣,台灣島相稱,政治上卻必須以中華民國台灣行政區稱呼。
    其二,“‘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以馬列主義爲政治基礎,与中華文化無關。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