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千零七年的墨尔本市政礼堂,响起一个让人齿寒的时代强音,《东方红》。你,储望华在反右五十周年之际,给你的父亲,中国头号大右派储安平送上了祭品。那天晚上你身着西装,打着领带,带着微笑朝您的父亲狠狠地抽了一鞭子,然后,你从容不迫地迎接了鲜花和掌声!

革命的作曲家,革命的演奏家,革命的《黄河》。自从你写出钢琴协奏曲——黄河,黄河立刻就变了味。一条承载五千中华文明史的黄河,一条养育中华儿女的母亲河突然就和党,伟大领袖连在了一起,你用你的艺术,你用你的音乐语言,让听得懂和听不懂的所有中国人来接受爱黄河就要爱这个党,爱这个领袖,爱《东方红》。当然,在你写这首曲子时你年轻,你幼稚,你企图活出一条与你父亲不一样的路。可是今天,你生活在一个民主自由的社会,你同时又了解中国发生过这段知识分子的苦难史,你不会受到多少压力,那么你是否能表示一下沉默?是否稍微把腰伸伸直,回避一下?或者对这歌颂独裁,歌颂专制的超级堂会婉转的说一声“以后再说吧?”

我实在不想说你在向谁献媚,也不想说你人格的扭曲,只想说一件小事。在傅红文学奖的颁奖典礼上,你作为嘉宾应邀出席。期间,宾主邀请你这著名的音乐家演奏一段小Piece,你一出手就是一曲《解放区的天是明亮的天》。说实话,我当时的感觉想吐。储望华啊储望华,你何苦来着,你不缺吃,你不缺穿,名气、地位都有了,干嘛活得那么“贱”。

如果你真的忘掉了历史,那么我告诉你,《东方红》和《解放区的天》和你,以及你们全家有直接的关系。什么叫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你肯定有切肤之痛。作为老一代的知识分子的储安平,只不过作为人说了一两句真话,就被革命的历史扫进了垃圾堆。你父亲成了革命的敌人,过去是,今天仍然是。因为你父亲是地地道道的敌人、右派,所以迄今为止反右斗争是正确的,你父亲是坏人没有改变,你是坏人的儿子也没改变,只是这场运动被扩大了一百万倍而已!

摘自网上张鹤慈对你的一段话:如果在今天的德国,歌颂希特勒;在今天的柬埔寨,歌颂波尔布特,而歌颂者又是集中营里受害者的后代,你难道可以说,音乐就是音乐?!你觉得你和殷承宗这类人为伍是一种荣耀吗?文革十年这位用手指上的技巧和他的音乐语言来帮助暴政杀人的艺术家至今毫无悔意,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人们能记住他的除了样板戏之外就是你的《黄河》了。不是你的《黄河》有多伟大,只是那个时代统治者成千上万次向人们灌输,听着《黄河》只是让我想起那个年代,请问在台下向你鼓掌的任何一位观众,有谁愿意回到那个天天播放这《黄河》播放《东方红》的年代?可以说一个也没有,他们的兴趣就像拿捏在手上一双过时发霉的小脚老太绣花鞋,仅此而已。

如果你认为《黄河》会在艺术上留名青史,那么你错了,其中的一段《东方红》会成为你终身的耻辱。作家戴厚英说,我爱我师,但我更爱真理。在艺术上你实在是我们不可多得的老师,我尊敬你,我崇拜你,但在品格上、人格上,坦白的说实在不欣赏你。有时候,真替你感到不值!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