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在世的时候,尤其是文化大革命时期,是工人阶级和广大贫下中农最为开心的时期,无产阶级专政落实到每一个工人和每一个贫下中农,我们深深体会到作为国家主人的荣誉感。伟大领袖毛主席支持工人宣传队进驻政府机关、学校、企事业单位,让那些走资派、臭老九接受工人阶级的再教育,更令我们感动的是毛主席不舍得自己一个人独享那外国朋友送来的芒果,心中惦记着革命斗争中的工人阶级,把它送给我们工人阶级,第一次看到芒果,那是革命的芒果,那是激励我们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伟大动力!我们太激动了,禁不住一遍又一遍高呼:“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万岁!”无产阶级终于在伟大领袖毛主席英明领导下,真正当家作主,成了国家的主人。所有的中学生和知识分子都要“学工、学农、学劳动”,都要响应毛主席的伟大号召,“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大有作为的”。那是什么年代,吴桂贤、陈永贵都当上了国家领导人,尽管吴桂贤不知道李时珍是哪个部门的,那恰恰是我们文化程度不高的工人阶级的特点!尽管陈永贵大字识不了几个,头上还要箍着白毛巾,穿着千层底的布鞋,那才是我们贫下中农的本色!就是要我们这些“踩一脚牛粪、滚一身泥巴”的土老冒去杀一杀那些走资派、臭老九的威风,让工人阶级和贫下中农登上上层建筑的历史舞台,把那些走资派、修正主义分子、臭老九、叛徒、特务、地主、富农、反革命分子、坏分子、右派、牛鬼蛇神通通打倒,再踏上一只脚,叫他们永世不得翻身,否则,让他们卷土重来,让资本主义复辟,我们工人阶级、贫下中农就会再吃二遍苦,受二茬罪。

沧海桑田,世态炎凉,果真资本主义真的复辟了,我们工人阶级失去了旧日的辉煌。如果说现在的中国还是无产阶级专政国家,是工人阶级当家作主,那是屁话。过去说我们工人阶级是社会主义建设的主力军,现在我们却早已“退居二线”,产业工人成了社会的包袱,社会的累赘,由于科学成了“第一生产力”,我们说不出反对意见,但我们工人的社会地位是什么?就算糊弄糊弄我们,也要给我们有饭吃,有房住,有能维持基本生活费用的失业金。俗语说,人穷志短,马瘦毛长,我们也不再想什么“无产阶级专政”,可是宪法里还要讲“四个坚持”,共产党早已放弃了所谓“四个坚持”,我们“退居二线”的穷工人还能坚持什么?!

现在的国营工厂要么卖给了私人,要么与外国资本家搞什么合资,要么干脆关闭,要么在垂死挣扎之中。人们不再讲阶级、不再讲政治、不再讲工人阶级领导一切,不再唱《国际歌》,人们只讲怎样赚钱,怎样投机取巧,怎样不劳而获,怎样成为国家的蛀虫,怎样损公肥私,怎样贪污腐化,怎样安排子女出国镀金定居,怎样搞到漂亮女人。睁开眼睛你看这花花世界:小偷多了,贪污多了,行贿受贿多了,骗子多了,骂中央领导人的多了,下岗(不叫“失业”)的多了,楼房多了,洋货多了,酒店夜总会多了,离婚多了,性病多了,吸毒的多了,精神病多了,杀人犯多了,自杀的多了,练功的多了,信迷信的多了,教徒多了,现代化武器多了,出国的人多了……

真的应验了过去的那句话,“如果让那些走资派、修正主义分子、地富反坏右上了台,我们工人阶级和贫下中农就会吃二遍苦,受二茬罪”。很多下岗工人不服气,上街游行示威闹事,要工作,要吃饭,要反腐败,要反对剥夺我们工人工作生活权利的那些剥夺着,有什么用?派出军警镇压一下,你不又得老老实实回家待着。看看我们那些国营企业的领导,哪一个是焦裕录?哪一个是孔繁森?更多的是陈希同、王宝森、胡长青、成克杰,还有公安部那两个副部长,还有湖北省那两个副省长,还有……等等市、县一级的更数不胜数的这一类人物,多少中央领导、部长、委员长、省长、书记、主任、市长、县长、局长、院长、检查长、行长、关长、将军、校官、处长、科长、股长……鱼肉人民,欺压百姓,侵吞人民创造的国家财富。共产党你反贪污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你也杀了一些贪官,你也搞了一些法律制度,为什么贪官污吏越来越多?为什么湛江、厦门、汕头、深圳那些轰动全国、轰动全世界的腐败事件层出不穷,反腐败越反越多,好象腐败之火,已经燎原,好象腐败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我敢说,“中国人是不怕死的”包括中国的贪官污吏也是不怕死的,贪官们的豪言壮语是:“你们杀吧!我们贪官是杀不完的,二十年后又一条好汉(贪官)!”

毛主席在世的时候贪官太少了,可以说是凤毛麟角,连刑事犯罪案件和现在比也少的可怜,大多数是政治犯,而且几乎百分之百是冤假错案。那时侯工人的工资和厂长比差不了多少,尽管如此,毛主席还要批判“资产阶级法权”,还要批判“八级工资制”,政治迫害和阶级斗争“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国家穷的要命,那些当官的特权在物质利益上只能搞点特供商店什么的,那里还有什么贪污!

毛主席在世的时候,虽然国家穷,但人人都穷。大锅饭和绝对平均主义,人们甚少怨言。60年到62年饿死了3000万农民,城里人也饿的半死不活,没人造反,也没听说有什么严重的贪污腐化,什么原因?除了共产党的严酷统治(象今日的北朝鲜)和把责任推到苏联头上(欺骗中国人民)之外,绝对共产主义(平均主义)、大锅饭也是主要原因。人人都穷,老百姓造谁的反,到县长家看看,他也一样吃不饱饭。死了三千万人算什么,我们中国有的是人,毛主席就不怕死,当年他老人家对东欧某个国家(波兰?捷克?记不清了)领导人讲,中国不怕打核战争,中国人死了几亿(不知道包不包括他老人家自己),还剩几亿(不是原话)。

我们不是想要回到那个年代,我们只是怀念那个年代。如果能让我们工人的工作生活有保障,如果能最大限度限制腐败,什么样的社会制度,谁来领导我们都无所谓。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