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顺:普世价值论正在代替文明冲突论

Share on Google+

最近阿拉伯世界的民众起义以及中国大陆酝酿的茉莉散步运动,似乎使得因“九一一”事件而名声大噪的文明冲突论遇到了瓶颈,难以自圆其说,而普世价值论则随着互联网络的普及,变得毋远弗届无往不克了。

根据文明冲突论创立人亨廷顿的理论,冷战结束以后,未来世界的国际冲突的根源将主要是文化的而不是意识形态的和经济的,国际关系的重要对抗将在不同文明的国家和集团之间进行,西方文明和非西方文明的冲突将主宰全球政治。

亨廷顿尤其预言,在目前世界的七种主要文明之中,阿拉伯文明和儒家文明更有可能共同对西方文明进行威胁或者提出挑战。随着伊斯兰教的复兴和中国的崛起,西方和这些挑战性文明的关系可能是极其困难的,甚至存在着世界战争的可能性,“九一一”事件即是一个例证。

可是历史的发展似乎显示出亨廷顿的理论是与现实不相吻合的,他所预言的西方文明和其他文明(特别是伊斯兰文明和儒家文明)之间的长期对峙抗衡实际上并没有出现,反而是挟有普世价值(天赋人权,自由民主,平等博爱等等)优势的西方文明,正在摧枯拉朽般地向全球扩张,与此同时其他的文明正在节节败退,普世价值最终将同化其他文明(主要是在政治体制方面)几乎已成定局。

以最近的中东茉莉花革命为例,在言论不自由的国家,互联网的使用率持续增高,当人民发现现实和外部世界差距过大,而对外界产生向往时,社会政治危机就可能出现,对此即使长期封闭保守的阿拉伯国家也难以避免。这次阿拉伯革命的特点是以宗教观念较淡的年轻人为主,较少传统的伊斯兰口号和反美反以口号。民众的诉求固然包括改善经济生活,也包括政治民主言论自由。虽然国家的民主转型不会一蹴而就,但是普世价值已经逐渐深入人心,阿拉伯世界正在从几个世纪的昏睡中觉醒。

全球最大的儒教国家中国虽然最近快速崛起,甚至一跃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但是远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强国。它实行一种过时的独裁制度,一个官僚权贵集团垄断政治权力和社会资源,而这个集团的堕落和腐败,已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在表面虚假繁荣掩盖下的中国社会,官民贫富民族等矛盾正在越积越深,整个国家好像处在一个即将爆发的火药桶上。目前中共为了维持政权,投入维稳的开支甚至已经超过了军费开支,可见中国的形势正在逐渐超出了政府的控制,将来一有风吹草动,大规模的政治危机必不可免。

在未来的相当时期内,无论阿拉伯国家还是中国大陆,都是处于内部改革与转型的过渡时期中,普世价值更加深入人心,各个阶级或集团都将积极参与民主化过程,国家和政府将会更多地专注于国内稳定和改革事务,而无暇追求太多太大的外部目标,更不会主动去挑战西方文明了,因此亨廷顿所预示的西方文明和伊斯兰教儒教的长期对抗冲突看来是不会出现了。

亨廷顿的失误在于,他只就各种文明作一般的比较,而忽视了西方文明包含了先进的普世价值这一根本的不同。普世价值使得西方文明与非西方文明之间的竞争,并非纯粹的文明或宗教之争,而是先进的价值与落后的价值之争,这样的相争,必然是先进最终战胜落后,落后迟早同化于先进,而不会存在亨廷顿所说的不同文明之间的长期的对抗和冲突。实际上,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和互联网络的普及,普世价者的扩张同化过程将会更加迅速。

由于历史的原因,西方国家最早提出了先进的普世价值,并且应用于实践。但是普世价值并非西方国家的专利,亦非基督教所专有,它是人类在长期进化发展中形成的具有普遍世界意义的价值准则,以及由这些准则所规定的基本制度。这些制度范畴构成了人类有史以来所能达到的最高文明境界,任何民族都将获得这样最终的制度进化归宿。这一点甚至连中共总理温家宝在答法国世界报记者问时都承认:“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平等、博爱,这不是资本主义所特有的,这是整个世界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共同形成的文明成果,也是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普世价值是真正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因此也是任何文明或者宗教无法对抗的。

普世价值主要是指政治原则,而不涉及道德文化价值,因此即使将来普世价值扩及全球,其他文明中固有的道德文化价值并不会因此而失去。比如亚洲的日本韩国台湾,接受了普世价值建立了现代民主体制和人权社会,但是仍然保存了儒家的很多传统价值,比如孝道,礼仪,家庭,伦理等等,可以说是儒家文明接受普世价值的成功例子。实际上,只有在普世价值的框架之下,传统文化道德价值才能得到更加充分的保护和发挥,因为在过去的专制社会里,独裁君主都是歪曲和篡改传统文化道德,以便鼓吹君权愚弄百姓的。

发表于2011 年03 月30 日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1,30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