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文明的生命力”作者的一个观点就是,当代西方文明只是人类文明中的一种,并没有特别的先进性和忧越性,也并不适合于其他文明。人类社会应当允许各种文明共存,一种文明独霸全球将是枯燥无味的。

这实际上还是已经过时的亚洲特殊论的翻版,以所谓文明的不同来拒绝西方文明中的核心内涵:民主,人权,法治等普世价值。此前的很多共产独裁国家和亚洲专制国家,就曾一再高喊西方文明不适于东方国家,亚洲传统价值最适于亚洲民族,最有利于亚洲国家的发展和社会的稳定,以此对抗来自本国民众的民主自由诉求和国际社会的民主改革压力。

其实除了普世价值以及建立在普世价值基础之上的民主体制以外,这些专制国家事实上早已经全盘西化了,从生活,教育,经济,科技,时尚,文化,体育等等,随处可见西方文明的影响,但是并没有多少人提出对抗西方文化的入侵,只是在涉及政治权力分配的普世价值问题上,亚洲独裁者们才极力地加以抵制。这就说明所谓文明的不同只不过是独裁者维持自身权力的借口罢了。

人类除了各自的个性和特定群体的特性以外(由此衍生出不同的宗教和文明),还存在着超越各种差别的共同性,即人性,或人类的共同天性,这是人类区别于其他动物的根本特征。自由平等博爱等普世价值就是建立在这种人类共同天性基础上的,因此它超越任何组织,民族,国家,宗教和文明,是真正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由于历史的原因,西方国家最早提出了普世价值,并且应用于实践。但是普世价值并非西方国家的专利,亦非基督教文明所独有,它是人类进化到一定程度,对自身共性的一种公开和明确的承认。

普世价值可以超越宗教差别。很多非基督教的国家,已经实行或正在尝试民主体制,比如佛教国家印度,泰国,斯里兰卡等,甚至偏远山国尼泊尔也在推行君主立宪。即使最为保守的伊斯兰世界,随着普世价值日益深入人心,民主观念毋远弗届,最近也爆发了茉莉花革命,传统独裁领袖纷纷下台,社会民主转型已经开始。随着时间流逝,以自由民主为代表的伊斯兰国家的现代化终究也会实现。

普世价值与传统文明也不矛盾。包括历史最为悠久的东亚儒家国家,在保存了自己固有的文明的基础上,大都接受了普世价值,建立了民主宪政体制,比如日本,韩国,台湾,新加坡,以及某种程度上的香港等。就连最古老的儒家文明大国中国大陆,普世价值近来一再成为焦点话题,民意觉醒已经无可阻挡,甚至统治阶级内部,也出现了赞成的声音,比如总理温家宝就曾说过,“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平等、博爱,这不是资本主义所特有的,这是整个世界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共同形成的文明成果,也是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

目前的实际情况是,随着互联网的普及以及各国之间日益频繁的交流,普世价值以及相应的民主体制正在向全球各地迅速发展,并且已经超越各国在宗教、人文、地缘、历史、国情上的千差万别,从发源地的西方扩展到了全世界近200个国家中的一半以上,这一趋势似乎不断地做出证明,普世价值是真正使适于全人类的,任何借口(包括所谓文明不同)都不能阻挡它的普及发展。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中国目前宪法上载明,中国奉行马克思列宁主义,建设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实施无产阶级专政等等,其实这些都是西方文明的产物。宪法是国家的基本大法,作者如果坚持到底,一定要用华夏文明抵制西方文明的话,首先该做的就是呼吁废除目前的宪法,然后根据传统儒释道的基本理念制定一部具有中国自己特色的新宪法,这样才能发扬华夏文明,抗衡所谓西方文明的政治颠覆。

发表于2011 年07 月15 日由英顺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

《英顺:普世价值高于宗教和文明》有2条评论
  1. “共產主義信仰”“無神論信仰”“馬列主義信仰”“唯物論信仰”?不知所云。信仰這個詞彙本身就屬唯心論哲學範疇,与唯物論無關。拜金論是極致唯物論,只能是拜金論者荒謬地相信金錢萬能,絕不可能相信黃金。
    貓眼論壇已經是在淪陷區言論自由度數一數二的論壇,一個朋友貼出有關共產主義是不是信仰,還沒更為直白提問——共產主義是不是宗教?幾個朋友你一言,我一語,不足半小時,帖子就被小編偷跑,不許談論了。哪些自詡爲推進民主法治的共產黨員們,在你們的支部生活會議上討論吧,看看會不會被殺人滅口;看看離開野蠻愚昧,共匪犯罪阻止還能不能存在。倘若稀裡糊塗加入的是反人類的黑社會組織,是邪教組織,与地痞流氓,豬狗禽獸,妖孽惡魔為伍尚且不知,那實在太可悲了。

  2. 有待商榷。猶豫再三,還是表達出來。
    文明不是文化,但卻包括文化,乃至宗教,歷史,政治,哲學,法律……都屬於文明內容。
    宗教,文化与政治分屬不同層面,極致狀態下宗教甚至可以獨立存在,与政治,法律沒有任何關聯。比如,獨自深山隱居,徹底了斷紅塵。一個人可以如此,一群人當然也可以,只是自私而已,即便結果違背自由生活,甚至剝奪人權,但過程在宗教團體內部依然少數服從多數的民主政治法則。比如禁慾,使用法輪功的爬牆軟件,成人網站經常打不開,但這不能責怪法輪功服務器拒絕幫忙,只能咒罵共匪無恥屏蔽。宗教与政治必須保持一定距離,否則很容易陷入原教旨狀態,甚至以屠殺平民爲,引發種種悲劇,比如十字軍東征,基地組織。作為紅塵世間人,同樣應對宗教具有敬畏之心,刻意保持必要距離,否則可能喪失獨立自我。二者關係若即若離,異常微妙。到底應該徹底離紅塵,不問世事,還是出紅塵,入紅塵,不才不知道,但可以確定遠離紅塵無人知曉的宗教,難於發揚光大。
    文化与政治,与法律千絲萬縷,但只是隱性影響,潛移默化,不存在硬性命令与服從,倘若沒有民眾授權,那麽即便國學大師,文學教授也不能參與立法,更不能在法庭上做法官。
    這個題目很大,普通民眾理解普世價值原則,用以指導自由生活足股了,但思想者必須知曉這是多層面,多角度,複雜問題,每一個概念都非常複雜,都是複雜存在的獨立學術科目,任何兩個概念間聯繫都屬跨學科內容,已經非常複雜。倘若在摻入真假民主,真假宗教,真假文化,真假法律,真假司法(唯物論,無神論,共產主義,馬列主義是不是宗教?共匪黨“文化”是不是文化?非法偽政權狗屁“法律”是不是法律?)比如更為反複,普通民眾已然難於分別,所以單獨表述更適合。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