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顺:浅谈福山的“历史终结论”

Share on Google+

日裔美籍学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1954—),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曾经提出了“历史终结论”,认为冷战结束以后,人类政治历史发展就到达终点,从此之后,构成历史的最基本的原则和制度就不再进步了。“资本主义与自由民主的现代体制已经超越了历史和意识形态矛盾,但其他的世界角落还在追赶历史。自由民主制度也许是人类意识形态发展的终点和人类最后一种统治形式”,除了自由民主制和资本主义,人类社会没有别的进化可能,这就是历史的终结

福山的理论引起了很多质疑,一些学者认为,以西方社会为代表的民主体制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距离一个理想社会尚差很远,其中的一个根本矛盾就是代议制政府软弱无力效率低下,经济活动处于无政府状态,这一矛盾造成了经济活动的盲目性,经济地位的不平等,以及不断发作的经济和社会危机,从而导致经济的停滞和衰退,甚至自身社会的动乱。美国在进入二十一世纪后走向衰弱,以及最近英国法国的骚动就是一个例子。

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们对于这个理论更是严加痛批,声称资本主义制度已经日薄西山走向衰亡,而社会主义制度正在中国取得巨大成功。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不仅全面突破了传统社会主义模式,也破除了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的西方至上观念,是人类发展进程中的历史性创举和未来的发展方向。“中国发展模式”推动了世界对于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再认识,对于国家政治、经济、社会制度选择的再认识,证明了社会主义不仅没有灭亡,也不会灭亡。

但是,从人类历史的发展和世界各国的现状来看,福山的理论并非毫无道理,而近年来的某些最新的发展更提出了进一步的论据,证明了自由民主制度真的可能是人类最后一种政治体制了。

一个明证就是,人类的意识形态进化已经有着几千年的历史了,从古代开始,人类就没有停止过对未来的预测和想象,像是西方柏拉图的理想国,莫尔的乌托邦,马克思的共产主义,中国孔子的天下为公,康有为的大同世界等等,这些设想悲天悯人,用心良苦,规划细致,设想周全,的确让人心动。但是自从现代西方政治经济制度在二十世纪逐渐风行世界以后,尽管各个国家各个领域不乏思想大师,但是再也没有人提出关于未来的理想,再也没有人致力于规划将来的宏图了。这一方面说明人类的意识思维变得更加实际,更加理智,另一方面也说明了现代自由民主制度虽然不是完美无缺的,但已是人类历史上各种社会体制中最好的,再也没有人能够设想出更好的了。

近代西方比较有影响的未来大师或预测学者对于未来社会的政治发展也有不少的见解,比如托夫勒认为,未来的政治体制,将会因为利益更加多元化,更难形成多数共识,因此应当采取效率更高的少数派民主,扩大直接民主和民众参与,下方决策权力。而另一位未来大师奈斯比则认为,中国目前实行的从上而下的纵向民主很有生命力,这种民主形式充满了活力,参与性也更高,它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将来很有可能成为抗衡西方的另外一种发展模式。所有以上这些推论,都是立足于现存的各种体制,没有多少新的内容。

另一个明证就是,进入二十世纪以后,为了和资本主义制度竞争,为了取得更快的社会发展,很多国家尝试了不同的政治体制,比如意大利的法西斯制度,德国的国家社会主义,苏联东欧的共产社会主义,利比亚的人民国家等等,但是其中没有一种能被证明是比西方文明更为先进,更有希望,更有生命力,更能代表未来前途的。特别是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建立的一批社会主义国家,实行无产阶级专政,计划配给经济和封闭的外交政策,自称是比西方文明更为高级的社会形态,代表人类的希望和未来,一度唤起了很多落后国家人民的热情,但是最后还是轰然垮台烟消云散。特别是冷战的结束,标志著作为当代最具挑战性的社会主义政权遭受了决定性的失败,明确宣告了民主制度在整个世界的普遍获胜和人类政治体制演变的终结。

著名历史学者亨廷顿认为二十一世纪最有可能挑战西方文明的是中国儒家文明和伊斯兰文明,这个立论现在看来缺乏足够的依据。虽然中国目前的体制,因为和几十年来的巨大经济发展连在一起,似乎证明了它有某种生命力,有人甚至认为它能够解决西方体制无法解决的社会问题,因此将会取代西方民主,成为新的社会发展模式。但是实际上,中国实行一种过时的独裁制度,一个官僚权贵集团垄断政治权力和社会资源,而这个集团的堕落和腐败,已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在表面虚假繁荣掩盖下的中国社会,官民贫富民族等矛盾正在越积越深,整个国家好像处在一个即将爆发的火药桶上,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或迟或早,中国也一定会建立西方式的民主体制。

当前唯一能够正面挑战西方文明的伊斯兰国家,实际上也是自身难保。伊斯兰教主要流行在贫穷落后的地区,例如阿拉伯联盟的22个成员,在茉莉花革命以前,不仅没有一个实行民选,战乱频仍,械斗不休,社会封闭,而且经济水平相当低下。除了中东地区,伊斯兰教还在亚洲和非洲发展,大多数国家也是非常贫穷落后的。如果说是伊斯兰国家体制能够代表人类的前途,非常难以令人信服。伊斯兰世界目前最大的难题是如何面对现代化,而最近包括茉莉花革命在内的民主运动的出现,证明了以西方文明为代表的现代化,终究也会在伊斯兰世界取得胜利。

第三个明证是普世价值的全球化。普世价值是人类进步的共同结晶,是人类在长期进化发展中形成的具有普遍世界意义的最高价值准则。在进入二十世纪以后,普世价值已经日益深入人心,特别是联合国普遍人权宣言公布以后,人权神圣不可侵犯,天赋人权高于国家主权,任何国家或者政府不得借用主权名义剥夺基本人权等等观念逐渐得到国际社会的公认和各国民众的普遍拥护。普世价值的提出和受到普遍的接受,意味着构成历史的基本原则的发展已经到达了最高级的阶段。

基于普世价值建立起来的自由民主制度。构成了人类有史以来所能达到的最高文明境界,是人类政治的最佳选择,也是全人类的共同的和终极的制度形式,任何民族都将获得这样最终的制度进化归宿。这就是为什么二十世纪全球性的民主浪潮前赴后继此起彼伏,摆脱殖民统治的国家,新近诞生的国家,新兴工业化国家,苏东解体以后的国家,纷纷模仿西方,尝试建立民主宪政体制。尽管有些尚在试验有些还未成功,但是总的方向和目标是明确一致的。

著名学者波普尔的开放社会理论,实际上也隐含着资本主义体制可以与世长存,没有其它体制能够取而代之的观点。自由体制下的资本主义社会,由于它的开放性质,没有解决不了的社会问题,马克思以及其它同代思想家描述的各种社会弊端,早已经被彻底解决,而采用渐进改良的方法,新的问题也将会被慢慢解决,包括目前的经济金融危机。资本主义社会本身也没有不可调和的固有矛盾,体制上的问题可以通过在现行框架内不断完善自己而逐渐改进,因此完全没有必要构思一个全新的政治体制。

对自由的需要,是人性中固有的,最重要的一种需要,是人类天生具有的一种最强烈的本能,是具有人性的人的本质,所以历来才有“幸福来自自由,自由来自勇气”,“不自由,毋宁死”,“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等等哲理名言。人类的终极目标就是实现人人生而自由,进入民主法律制度为代表的,理性更高的社会,因此历史就是自由意识的进步,人人获得自由的过程,终点就是实现人的自由。当一种政治制度能够从根本上满足了人性中的这种需要的时候,历史就走向终结。

发表于2011 年10 月02 日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1,22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