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

愿不愿去南方?
青春早已消逝,
可怜这十二月六日的深夜啊!
脚下寒霜,
海上迷雾。
珍珠从你脸庞坠落,
那男儿的伤心处,
几人能知?

我们相隔太远,
我们听不见枪声。
可是我们看见了,
子弹
在胸膛里开出一朵朵鲜花。
血肉模糊的花朵们,
开放吧。
既然无能为力,
那就让罪恶之花在我遗体上绽开吧。
那一瞬间的绽放,
化作不朽与永恒。
未来的孩子们会看到这花朵,
哎呀!妈妈!
为什么罪恶也能开花?

十二月六日的深夜,
大海慈母一般平静。
海啊!
你这灵性的海,
要是见过你的人都爱你的话,
请告诉士兵们:
孩子,
不要把枪口对准你们的兄弟。
那是兄弟啊!兄弟……
或者,
把死去的人们变成水鸟,
飞吧,飞吧,
亡灵们,
去遥远的天涯

民主通讯2005.12.15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