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乔:伊拉克人民的荣耀与中国人民的悲哀

Share on Google+

2005年1月30日,饱经独裁专制恐怖和战争磨难的伊拉克人民终于迎来了第一次自由选举。尽管这次历史性的选举是在爆炸声中拉开帷幕,前后有40余人在选举站的恐怖爆炸袭击事件中丧生,但伊拉克人民展现出非凡的勇气和坚毅,他们没有被恐怖主义的威胁吓倒,数百万民众冒着可能付出生命代价的风险,勇敢地走向各投票站,全国72%的登记选民参加了大选投票,投票率之高超乎所有的伊拉克内外观察家们的意料之外,即便是在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成熟民主社会,这也是极为罕见的。尽管迈向民主的路程依然曲折遥远,但伊拉克人民让全世界听到了从中东中心发出的“自由”的声音。伊拉克人民渴望用自己手中的选票构造一个属于自己的政府,显示出自我决定国家前途、掌握自身命运的胆识和巨大的道德勇气,他们也向全世界传达出清晰无误的信号:那就是不管是何族裔,何种文化、宗教背景,怎样的经济条件和历史发展路径,只要给人民以机会,人民内心呼唤自由的愿望是同样强烈的。这无疑给那些以“国民素质”、“经济条件”等“不成熟”为藉口而拒绝融入世界民主化历史大潮、阻滞本国宪政民主化进程的所谓“国情论者”一记响亮的耳光。

伊拉克人民在实现宪政民主、争取自由人权的道路上迈出了具有历史意义的一步,漂亮地赢得第一个回合,令世界刮目相看!伊拉克大选的初步成功,是对威胁着全世界的恐怖主义势力的致命一击,同时也令世界上少数苟延残喘的专制独裁政权沮丧心惊。这是伊拉克人民以其自身的努力为自己赢得的无上荣耀。

在衷心祝福伊拉克人民的同时,我也陷入一种深切的悲哀和耻辱之中!最近,在中国,一位老人的辞世引发了一场非比寻常的“强烈地震”,也使得中共再一次在全世界众目睽睽之下制造了又一起骇人听闻的世界级“丑闻”。1月17日以来,中国大陆各主要城市都在随后的两星期内采取一系列的警戒措施,除新闻媒体和网络上的常规控制以外,各地公安和国安机关纷纷对异见人士采取各种限制和骚扰,包括规模空前的大范围软禁、传讯以至逮捕,严重干扰公民通讯自由和上网自由等。仅笔者闻知的与悼念赵紫阳相关的软禁、传讯或短期羁押就有:北京丁子霖、蒋培坤、蒋彦永、刘晓波、江棋生、章虹、张先玲、马文都、胡佳、不锈钢老鼠刘荻、李海、周舵、王国齐、齐志勇、王力雄、王东成、赵诚、贾建英、李珊娜、刘京生、康育春、高玉祥、李卫平、庄严,上海李剑虹(小乔)、周熙(天高地厚)、宋玉峰、李国涛、戴学武,西安林牧,大连李健,海南秦耕,深圳马少方,内蒙田永德等;而刘焕文则被丰台国保大队“执法”警察殴打至肋骨骨折;张林1月27日晚前往北京欲参加赵紫阳先生遗体告别仪式被拒,回居住地安徽蚌埠时在蚌埠火车站被国安带走后“行政拘留”15天,期满后又以“在网上做案多次,扰乱社会治安,涉嫌危害国家安全”为由转为刑事拘留;赵昕则因申请游行示威以“抗议当局强制剥夺吊唁紫阳公民权利”于1月20日被拘留,且家属至今不知其关押地点。据笔者一位从外地专程赴京吊唁的朋友说,他在北京跑了好几家花圈店欲购花圈送往赵家,竟被告知“我们接到通知这几天不准营业。”真是天下奇闻!最终这位朋友不得不空手前往赵府灵堂祭拜。

在21世纪,在“改革开放”已近三十年,中共当局堂而皇之将“保障人权”写入宪法,最高统治者标榜“依宪治国”、“依法行政”的今日,中共一位前总书记竟然被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地软禁致死!这是中共政权在世人瞩目之下制造的又一起骇人听闻、令人寒心至极的政治丑闻。就如同当年的国家主席刘少奇——一个不能保障国家主席“生存权”与公民权的“共和国宪法”,将如何保障“共和国”每一个普通公民的人权不受侵害?“再没有一个人有足够的信心,认为自己在共产党的统治下,一定能比赵紫阳活得更安全、更幸福、更有尊严……在一个连父兄都能杀害的凶手面前,一个陌生人怎么可能还有安全感?”(王怡《赵紫阳之死》)

而一个惧怕亡灵的政府,更是虚弱不堪的政府;一个不允许人民公开地、大声地“哭”的政府,是十足无耻的流氓政府!十六年来中国人民就一直在苦苦争取着公开地、大声地“哭”的权利,却时至今日仍旧连这点起码的权利和人道尊严都不可得。在自由与人权愈来愈受到普遍尊重、成为普世价值的今天,在伊拉克人民的荣耀映衬之下,愈发显现出作为中国人的全部悲哀和耻辱!

2005.2.17.

首发自由中国论坛

阅读次数:1,57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