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理才是重要的。萨义德说:“美洲是个应许之地,因此他们去那里、去殖民,因为它是一个新的伊甸园。”那么,西藏又是谁的应许之地呢?

西方人绘制的西藏地图,从最早的手绘图到发表在美国国家地理上的地图,表达了异域人对于西藏怎样的观念和想像呢?而中国人绘制的西藏地图,又表达了怎样的图谋和占领呢?

萨义德说:“我把自己的历史以及我民族的历史,视为那个争夺领土的工作,而那总是和领土相关。有趣的是,那从来不是为了领土而占据领土。你并不只是到了那边然后说:‘我喜欢这个,我要拿走。’” 他还说:“民族主义的斗争是如何必须开始于重新征服那个领域,以认识论的方法重新开始。换句话说,就是去重新想像它……一个新的地理,也就是重新要回这块土地。”

萨义德还说:“你对帝国主义所知道的事情之一,就是土著没有地图,白人有地图。”

西藏不是没有地图,但是西藏的地图是和绘画一样的。比如,在一幅从前绘制的着色的拉萨全貌图上,不算那些零零星星的白房红庙,整座为河流和树木围绕的城郭之内只有两大部分:高踞于山巅之上、有着“火舌般的金色屋顶”和千扇红框窗户、数百级迂回阶梯的法王之宫—布达拉宫,以及右边仿若坛城之状的大昭寺,大昭寺的周围是一群如蚁般大小的来自远方的商贾。

有如绘画的地图显然超现实了。一旦遭遇现实,其实等同于无。

帕廓街转经朝佛图(摹自布达拉宫壁画)1

文章来源:绛红色的地图~唯色博客 2007, February 10
原文链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