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其实比最近还要长。应该是今年2月期间,也即藏历新年期间,在拉萨,一个惊人的消息开始传播。

先是在很小、很小的范围内传播。一天天地,这消息越传越广,可以说,迄今已经传遍拉萨。

据说在很多场合:聚会的场合、打麻将的场合,尤其是饭馆和茶馆,尤其是甜茶馆……从最初的窃窃私语已经到了大声讨论的地步。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惊人消息呢?

我听说的有三个版本:一,据说中国政府选定的十一世班禅(藏人称为“汉班禅”或“加班钦”)已经出逃;二,据说达赖喇嘛认证的十一世班禅喇嘛(藏人称为“藏班禅”或“我们的班钦”)已经出逃;三,据说中国政府选定的十一世班禅和达赖喇嘛认证的十一世班禅喇嘛,两人携手出逃。

版本有三,却都不知出逃至何处。——印度达兰萨拉?还是美国?谁都说不清楚,甚至干脆就省略结局不说,只是说“跑了”,“小班禅跑了”。

我听说之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根本不可能!纯属无稽之谈。

在经历了21世纪前夕,藏传法王嘉瓦噶玛巴成功出逃印度达兰萨拉的大事之后,且不说从此对藏地高僧的控制极为森严,单就十世班禅喇嘛硬是被分身为“藏班禅”和“汉班禅”这两个少年藏人,其实都被当局牢牢捏在手心,看管之严可想而知。也许拿西藏之水去救中国,或者炸开喜马拉雅山给中国引进印度洋暖流有可能,但若发生上述三个版本中的任何一个故事,应该绝无可能。

然而,然而迄今已经两个多月,上述三个版本的故事毫无销声敛迹,反而愈发广传。最新听说的是,加班禅已抵达美国。而当局却一直沉默,——难道毫不知情?这不可能!拉萨满大街那么多”昂觉“(耳朵),怎么可能知不道?!

我当然还是最初的看法:不可能。

但我,说实话,我心里特别、特别感动。故事的真假倒是次要,当我看到人们的表情是那么按捺不住地兴奋;当我听到人们的声音是那么难以抑制地激动;这一切,分明说明的是民心在何处。

有位老人压低了嗓音说:若这是真的,无论是哪个逃走了,都是最响亮的耳光啊!

还有一些颇有社会经验的前辈认为,无论消息真假,绝非空穴来风,最近必定有事发生。

说到底,有没有什么发生,或是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有时间能回答。

我把这种传闻记下来,不是为了传闻本身,而是从传闻反应出的人心。

panchengrou

文章来源:绛红色的地图~唯色博客 2007, April 16
原文链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