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各位此刻所听到的,这篇文章从自由亚洲广播电台播出的时间是7月6日,正是达赖喇嘛72周岁的诞辰日。所以我把这篇文章作为一份小小贺礼,献给雪域藏人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

一个意味深长的现象是,如今在境内外藏人当中,许多藏人的名字都以“丹增”起头。尤其在历来被视为全藏地的中心——拉萨,名字中出现“丹增”的青少年相当普遍,年纪小的孩子更是如此。拉萨友人告诉我,在他的孩子就读的幼儿园大班,将近五十个孩子中一半名字含有“丹增”,如男孩叫“丹增多吉”、“丹增旺堆”,女孩叫“丹增拉姆”、“丹增卓玛”等。

传统上,藏人名字多是由所尊崇的高僧大德赐予的。在藏人心中,高僧大德是救度众生的诸佛菩萨化身,因此请他们为自己刚出生的儿女起名,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这也正是藏人名字重名很多,而且具有浓郁宗教色彩的缘故。通常从名字上,亦可追溯到所皈依的是何教派或是哪位喇嘛。这些年来,在境内外藏人中含有“丹增”的名字之多,是因为藏人纷纷请求达赖喇嘛赐名,而十四世达赖喇嘛的尊名是“丹增嘉措”。

据了解,请求达赖喇嘛赐名的现象始于1959年以后。在这之前,达赖喇嘛只给少数僧人赐法名,并不给俗人赐名。达赖喇嘛被迫离开西藏之后,十多万藏人追随而去,逐渐地,在流亡藏人中开始兴起请求达赖喇嘛赐名的现象。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在境内藏地尤其是在拉萨,悄然兴起请求达赖喇嘛赐名的现象,当然这得委托境外亲友的帮助,辗转相告,很不容易。我也几次受人之托,请达兰萨拉的友人从达赖喇嘛办公室为刚出生的孩子求过名字。

而在当年那场席卷青藏高原的“文革”风暴中,由于藏人自己的名字被当作封建迷信的产物遭到取缔,藏地曾经出现改换汉名的风潮,即使起的是藏名,也具有时代色彩,如“金珠”(解放)、“达玛”(红旗)、“萨几”(革命)等等。“文革”如同一场噩梦结束之后,藏人们重又恢复传统的名字,这意味着信仰的回归、民族认同感的复兴,以及渴望用自己的文化建设自己的生活,而不是顺从外来强权的压力。

为自己的后代请求达赖喇嘛的赐名,更是表达了全民的敬仰之情和含蓄的政治诉求。“丹增”在藏文中的含义是护持佛法。而在今天,“丹增”如同一种姓氏,所有名字中有“丹增”的藏人就像是同胞手足。当许许多多藏人的名字都有了“丹增”这个姓氏,如同拥有了同一个大家庭的背景——我们因“丹增”凝聚在一起,同属一个血脉,同属一个民族,同属一个不可摧毁的信仰。“丹增”犹如一面旗帜,我们汇聚在这面旗下;“丹增”犹如一个标志,我们都是达赖喇嘛的儿女!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任何转载请注明。)

dalai-lama_rb_达赖喇嘛

文章来源:绛红色的地图~唯色博客 2007, July 6
原文链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