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藏铁路通车之后,一个名为香巴拉宫的酒店也应运而生。它座落于拉萨老城帕廓街区的民居当中,那些建筑大多是旧房推到之后重建的新房。香巴拉宫是那种不大但很精致的高价酒店,里面仿照的是藏式庭院建筑。

同样强调“西藏文化”,暴发户式的雅鲁藏布大酒店显然无法与香巴拉宫相比。香巴拉宫显得更为地道,尤其在许多细节上都下足了功夫,如藏式窗框的精彩设计、镶嵌在墙上的石像雕刻、经文雕刻和错落有致的“擦擦”等等,称得上是目前拉萨最有西藏味道的酒店。

然而它的问题在于外观很像一座寺院。酒店不是寺院,这就像酒店不是基督教堂也不是清真寺一样。这世界原本就是各得其所,如果偏要把酒店弄得像寺院,岂不是一种无知和霸道?在香巴拉宫,我遇见一个转经朝佛的西藏老人误以为这是寺院,恭恭敬敬地进去,用手转动着酒店门内高高竖立的转经筒,嘴里念念有词,但她很快就呆立在院落当中,满脸困惑地环视四周,不知所措地转身离去。她脸上的神情我至今记得,那是虔诚的心愿未了却不知放在何处的迷惑。

香巴拉宫是一个中国名字叫龙安志的美国人开的,如今在拉萨也是大名鼎鼎。他不仅是在中国大获成功的西方商人,还是写了十多本关于中国论著的作家,最让中国政府满意的是他经常为英文报刊撰写与《人民日报》论调类似的文章。近年来,他对西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写了一些以西藏文化为主题的书籍。他拍摄的纪录片被中国政府当作对外宣传影片,他与西藏政府的官员握手言欢,他还是中共扶持的汉班禅的第一个外国弟子,甚至最近听说他的儿子成了海外的一座藏传佛教寺院的转世活佛。

参观了他的酒店,会发现他是用“香巴拉”的概念来打造一个与现实西藏无关的“西藏”。“香巴拉”本是属于西藏宗教中的理想世界,他却把它变成酒店,为此他把酒店的外表故意装饰成寺院模样,给外人营造了一个没有苦难也无危机的“和谐西藏”。如果这个“和谐西藏”仅仅是一种模仿或传说倒也罢了,然而每间客房都摆放着他写的书。在书中,他巧妙地对今日西藏进行曲解,使谬种流传,目的只是要迎合统治这片土地的权力者。其实西藏不过是被他装饰和消费的符号,更是他借西藏之手去赚钱的工具。他才是真正的文化帝国主义者,西藏不但是他的谋生之道,还是他的后花园以及舞台,充满了他的帝国主义乐趣。

我在拉萨“更敦群培画廊”的一次艺术讲座上见过这位龙安志先生。在场的有画家、艺术爱好者和正在学习西藏文化的外国人,把不大的画廊坐得很满。讲座当中,一个穿着考究的西方人,戴着墨镜,牵着一条与他的银发一样雪白的大狗突然出现,用一口流利的北京腔打了声招呼就倏然消失,整个过程十分地戏剧化,夸张而且做作。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任何转载请注明。)

香巴拉1

图1:外观如同寺院的酒店——香巴拉宫。

香巴拉5

图2:在“更敦群培画廊”遇见龙安志(中间银发墨镜者)。

文章来源:绛红色的地图~唯色博客 2007, August 22
原文链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