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广大藏地在轰轰烈烈地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公路边,全是一幢幢外观相似、排列整齐的新房,房顶上飘扬着五星红旗。官员们用高分贝的嗓门声称:“西藏目前处于历史上最好的发展时期。”从土石结构的老屋中搬进所谓“安居”新房的农民们,却给新房子起了一个新名字:“北京落珠康萨”。

“北京”是“北京酥油”的简称,出产于北京的人造奶油并没有牦牛酥油的香味,但因价格便宜,一斤6元,生活贫穷的藏人常用它来替代日渐昂贵的酥油。“落珠”指的是牲畜的肺、肠、肚等杂碎,在过去只有地位低下的人才吃。“康萨”即“康巴萨巴”,意思是新房子。当“社会主义新农村”不可阻挡地改变了西藏农村的传统面貌,西藏的农民们依据自己的生活现状新造了“北京落珠康萨”这个名字,含蓄且无奈地表达了自己的真实处境。

堆龙德庆县东嘎镇东嘎村在拉萨西郊,“安居”新房的规模看上去如同拉萨城里的居民小区,其对面是一个巨大的工地,机器在轰鸣,拔地而起的钢筋水泥将在不久变成现代化的国际汽配汽贸城。工地的周围被一圈用中文书写的广告环绕着,其中一个广告可谓精彩之极,乃是当今西藏官商合作、携手捞钱的最佳注解:“坐享政府特殊政策,在特区你只管赚钱。”还有一个广告也流露出强悍的掠夺意味:“枢纽才是黄金地,攻占特区,坐镇枢纽。”

这个特区正是东嘎村的村民们过去的家园。那么,搬离家园的村民们又坐享了什么样的“政府特殊政策”呢?我随意走访了一户人家,两位转动着转经筒的老夫妇起先很谨慎,后来才一点点地吐露了真情实况。没错,村民们如今住的新房,政府给的补助是主要。但是,政府从村民手中收购土地,一亩地才付 2.8万元,也就是说每平米不过45元,加上建新房的补助,等于是村民卖地每平米不及60元。而在村民土地上建起来的汽配汽贸城,目前一期开盘,所售铺面每平米6000-6200元,租赁每平米每月45 元。

失去了全部土地而只有一幢新房的农民,内心的不安全感是前所未有的。他们承认新房比旧房好,可是过去有土地,即使再辛苦心里也踏实。如今看上去住上了城里人那样的房子,可他们知道自己永远也不是城里人。一听说城里的干部职工涨工资就害怕,因为这意味着市场物价也会随着上涨,牛肉和酥油越来越贵,他们只能吃“北京酥油”和过去几乎不吃的牲畜杂碎。一些村民用卖地的钱买车跑运输跑出租,但又不知在城里的哪个单位办理相关手续,经常被当成“黑车”遭罚款。出于担忧子女们将来挨饿受穷,很多家里都储存了一袋袋的青稞,那都是在以前的土地上收割的粮食。

两年前,村民们曾连续上访四个月,希望政府每亩地付款10万元。堆龙德庆县的一位藏人官员因为帮助村民上访遭致拘押后被撤职,另一位藏人女县长强力阻扰上访有功,如今官至拉萨市副市长。村民最后一次上访,遭到自称“西藏人民父母官”的自治区政府主席向巴平措的亲口呵斥:“你们再来上访,别说两万八,连一分钱都拿不到!”

2007-9-9,拉萨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任何转载请注明。)

1

图1:“社会主义新农村”——西藏堆龙德庆县东嘎镇东嘎村。

2

3

图2、图3:东嘎村原址上正在修建的国际汽配汽贸城的广告。

4

图4:东嘎村附近的乡村到处写着大大的“拆”。

5

图5:“社会主义新农村”里农民新房储存的粮食饱含对未来的忧虑。

文章来源:绛红色的地图~唯色博客 2007, September 21
原文链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