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09

延寿县看守所脱逃嫌犯内部监控视频,被央视公开后,激起轩然大波,海内外很多人感到不可思议,有人认为,此次脱逃事故的重大原因是看守所管理出了问题,民警严重违反监管工作规定,应当追究他的责任,但人死如灯灭,一切都没了,不用讲过错,就是重罪,也是终止查办了。作为一个曾被羁押过市,区,军队两级看守所的人,我要明确地指出,死于非命的民警是值得同情的,也是令人悲伤的,但不必奇怪。在没被抓捕之前,我也认为看守所是铜墙铁壁,水泼不进,针插不进的,但亲身经历告诉我,有的看守所严一些,有的看守所松一些,有的是时紧时松,总体上看,国家的有关监管场所的法规是完备的,是“死”的,而警员却是“活”的,在周永康独掌政法大权的年代:司法腐败已使看守所,监狱,劳教所等成为藏污纳垢之地,有时形同虚设。这次的延寿越狱事件,是那个时代形象的具有代表性的缩影。

有人会说,大老虎周永康已经被捕,进了“高级”看守所,已无影响力,这事和他有什么关系?我不认同这种看法,现在,“政法王”徇私枉法十年安插的亲信,死党遍布各省市自治区,他搞得司法腐败,已经使各级公检法都成了“生意场”,从侦查,抓人到批捕,起诉,再到判刑,入狱,监管,减刑,放人,每个环节就像腐败机器的流水线一样,不停地干,哪不浇油哪不转,而“油”就是金钱,这种状况还在延续,不会因周,薄,徐倒台而立即改观,解决它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因此,揭开延寿越狱谜团的“锁钥”就在这里,警员与嫌犯或罪犯的关系,已被金钱彻底地腐蚀了,他们已不是工作关系,有的已是“酒肉哥们”,既然都是“哥们”了,警员夜里把死刑犯带出来聊聊天,吃点饭,拿点好处,就毫不奇怪了。

我仔细地观看了监控视频,分析每一个疑点,品读每一个动作,愿意做一个大致的推测:由于社会风气不正,看守所的领导,警员大都疏于防范,遗忘了职责,失去了警惕,而把在押人员当成猎取金钱的目标,谁没钱,谁就吃苦受罪;谁有钱,家人有关系,有势力,就过得宽松,舒服,比较自由。大概那个死刑犯已通过家人,打通了被害民警的关系,他们成了铁哥们,在羁押期间,警员经常带嫌犯或犯人到自己办公室谈心或吃饭,说不定还商量“立功表现”的运作细节呢,这一做法在大连叫“卖点”,警员收了钱,故意把一些有余罪的嫌犯,放到已宣死的等待复核的罪犯身边,再协调双方达成合作意向,比如,嫌犯把以前的专案组未发现的问题故意告诉死刑犯,他家人给对方一些报酬,民警把这种虚假的重大“立功表现”写成材料上报检察院,法院,此前,家人已提前买通了这些部门,于是,死刑改为死缓,警员升官发财,公检法涉案的各个部门领导都赚了一笔钱,有时几十万,有时上百万,罪犯捡了一条小命,彼此皆大欢喜。原大连中医院院长谢某的儿子,杀人不死,就是通过薄熙来及其死党运作“卖点”产业而重罪轻判,从大连瓦房店监狱获释的。

切不要以为我在这凭想象编故事,上个世纪,笔者坐薄熙来制造的冤狱,长达五年多,类似情况耳闻目睹了多起,长期以来,由于司法腐败,已经使看守所成了肥得流油的地方,看守警员成了“肥缺”,只要你细心观察每个狱警吸得香烟就明白了,几乎人人手不离软包中华,把他们的工资标准与消费方式略作比较,就心知肚明了。毫无疑问,公检法的腐败首先始于看守所,这是因为“所”是由公安局直管的,抓谁放谁都任凭领导一句话,村长,乡长,县长或书记,都拥有抓人和放人的权力,更不必说省市领导了,因为政法委是“三长”的上级,所谓“三长”,就是公安局长,检察长,法院院长,看守所是司法腐败的第一站,徇私枉法的“重灾区”,领导下令抓某人,公安局不能不抓,抓人,他们也求之不得,因为这是一本万利的大生意:嫌犯被抓,亲友忧心,岂能不请客送礼?抓得越多,公检法越名利双收。试问,如果延守县看守所民警不拿了好处,怎么可能下半夜提出已判死刑的“待决犯”到办公室,没有任何防范?怎么可能连监舍门都洞开?怎么可能半夜三更的,只有一个看守?怎么可能几道大门都是“空城”?

这些实实在在的细节,已描述和记录了看守与在押犯的关系,是失序的,是颠倒的,没钱没势的,警察不理不睬,甚至打骂体罚,有钱有势的,就喝酒吃饭,不分你我了,比如,这先后走出来的三个越狱者,都没有剃光头,有的没穿马甲,这说明他们在羁押犯里,在监室里都是“高草”,即,牢头狱霸之类的人物,相对其他犯人,是比较自由的,虽然死刑犯带了脚镣,但被警员提走时,并未戴手铐,而且还可以近距离与警员同行,并一对一地进入办公室,甚至转身进入警察的背对位置,这都不是偶然的,它是看守人员与在押犯的关系被司法腐败侵蚀的必然后果。

可以想象的情况是,死刑犯经常得到那位看守的关照,时间一长,双方有了交情,囚徒又面临死刑“上墙”,看守既为了物质利益,也出于人性弱点,对其失去了戒心,于是约定在下半夜没事时,提出来坐坐,东北人比较豪爽,天气寒冷,有时也喜欢喝点小酒,以前酒后失言,泄漏了秘密,房间有戒具,警服,鞋子,锁钥,等等,这给杀人犯提供了可乘之机。事发前,高与另两个狱友策划好了,他先随看守出去,王大民和李海伟尾随其后,接着就发生了视频显示的悲剧,我看白岩松对三个越狱者的镇定和从容感到诧异,这叫少见多怪,只要蹲了监狱,看守所,囚徒的思想性格大都彻底地改变了,古人云:每临大事有静气,此事是也,可惜,这三人用错了地方。

也许延寿官方会掩盖一些视频看不到的真情,也许被杀的狱警会被定为烈士,但不论如何,既然越狱过程曝光了,就必须严肃处理,公安局,看守所的领导都可能被判刑,以后的管理嫌犯或罪犯的“硬件”和“软件”都会升级,对在押犯会强力释压,但笔者认为,把管教送进看守所,使他们体会地狱和天堂的落差,这不是好办法,最好的办法是改变官员权力过大的问题,或者说,用制度去阻止官员乱法,比如,看守所不归公安局管理,而归属政协或人大来管,看守所里的小卖部,监狱里的超市,不归监狱领导管,归一个独立的中央直属的国营企业来管,让警员没有吃私贪污的便利,也就很难与嫌犯或罪犯暗渡陈仓,一言一蔽之:司法体制改革。

令人充满期待的是,薄熙来,周永康等一些大老虎的倒台,似乎给公检法司的改革提供了最佳时机,近日出台的上海法官和检察官的选聘制度改革试点,就有点新意。念斌案的柳暗花明也是一个例证。现在,人们从延寿看守所越狱视频看到了抓捕惩处周永康的必要性,过去多年,在他的带领下,公检法司滋生了一大批靠“卖点”,靠腐败发家致富的人,徇私枉法,比比皆是,冤民访民,遍及各地,已使中国社会处于矛盾引爆的关键点,必须小心面对。以这次事件为警示,人们应当增加紧迫感,使命感,危机感,中央政治局之所以在公布周案同时,讨论“依法治国”的大事,也许就是这个意思吧,但愿四中全会过后,中国开始一个民主法制的新时代。

2014年9月5日于多伦多大学。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