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2日发生大地震时,我刚走出熙熙攘攘的地铁。后来虽知北京也有震动,但毕竟轻微,所以浑然不觉。还知震源在阿坝州的汶川县。我曾多次路过汶川,那里山清水秀,汉、羌、藏、回等族杂居,距离汉地更近,而往西北,则是嘉绒和安多藏人聚居之地。

震级高达8级的地震使得废墟遍布,家破人亡。连日来,关于灾区的各种影像惨不忍睹,幸存者的恸哭令人揪心。汶川东边的都江堰市也是重灾区,阿坝州有不少退休干部移居到这个城市度晚年,我的姑姑即是其中之一。地震后的第三天才联系到她,快七十岁的老人惊吓而哭,说是房子破裂成了危房,被人带到乡下避难。

就突如其来的地震,产生各种探寻起因的说法。有的基于自然科学,如地质板块的运动等。有的基于环境保护,批评执政者盲目追求经济利益,在河流上建立水电站,以至付出难以挽回的代价。还有一个说法是,正如缅甸于去年9月间镇压抗议僧侣,最近突降狂暴飓风,使数万人遇难;而中国政府在今年3月10日以后,动用武力镇压全藏各地僧俗民众的抗议,随后爆发带来大地震,这之中隐含因果报应。甚至流传这种说法,将中国在近半年内发生的雪灾、西藏事件和地震的时间,与北京奥运的举办时间相联系,竟然宿命似的巧合,于是得出“雪灾+藏独+地震=天灾+人祸+地难”的结论。

尽管我不是唯物主义者,相信世间乃至多维空间存有超自然法则,或者说,我相信众生命运或受超自然法则的影响,而佛法所言的业力才是生命轮回的根本,但就事论事,若把这场大地震说成神佛报应,那显然错误。因为神佛不会把报应降临到那么多普普通通的众生头上,不但失去家园,从此天人永隔,如此巨大的灾难岂能由那么多再平凡不过的众生承当?或许只能归结于大自然那可怕的威力。

同样,有自然因素的地震,也有非自然因素的地震,所以有“政治地震”的说法。3月以来所发生的西藏事件正如同一场大地震,起因乃是累积长达四十九年甚至早在1950年,毛泽东以“解放百万翻身农奴”为名,占领西藏之后不断产生的各种问题。许多问题正是前不久胡锦涛对国际否认的民族问题、宗教问题和人权问题。诸多问题成年累月堆积着,而藏人的反抗和中共政权的镇压最终构成如同地震爆发的能量,使许多藏人陷入家破人亡或动荡不宁的灾难之中。

无论如何,佛陀教导自己的信徒:无缘大慈,同体大悲。这即是说慈悲之心遍及一切众生,以众生之苦为自己之苦。故而,即使达赖喇嘛多次为灾难中的中国人祈祷,包括为这场大地震中遇难的众生和伤者祈祷,仍被一些中国人怀疑和讥讽;即使藏人仍处在非自然因素的地震之中饱受磨难,但我们还是要遵从佛陀的教导,相互悲悯,共渡难关。

2008-5-15,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任何转载请注明。)

01thupten+sangden+圖登桑丹

02lobsang+rinchen+age+25+洛桑仁青+25嵗

03khechok+pawo+克巧巴歐

04kunchok+sherab+貢覺西繞

05lhego+列果

06bhu+bhu+delek+普普德勒

07druklo+tso+卓洛措

08tseyang+kyi+次央吉

09sonam+tsultrim+索朗次成

感谢友人发来图片。这些图片上的僧人和平民已被枪杀,其中包含着这个故事:

4月3日在康(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甘孜县,当地历史悠久的东谷寺被军警和工作组搜查。每间僧舍都被搜查,没收手机,把达赖喇嘛和寺院上师夏仲仁波切的照片扔在地上。74岁的老僧次成丹增因为阻止这一行为而被逮捕,26岁的藏人次成平措也被抓。工作组还要求所有僧人污蔑达赖喇嘛,但一位叫益西尼玛的僧人站起来反对,之后所有僧人都表示反对。当晚6点半,所有僧人在寺院外的河边游行抗议,要求释放被捕者,当地民众也参加了游行,数百人高呼“达赖喇嘛万岁”、“让达赖喇嘛返回西藏”“我们要自由”。当局从县城调动上千名军警进行武力镇压,已获得证实的有17人被枪杀身亡,其中已获知身份的是:东谷寺的主持次旺仁增(38岁)、东谷寺的诵经师图登桑丹(27岁,见图1)、僧人洛桑仁青(25岁,见图2)、僧人克巧巴欧(见图3)、僧人贡觉西绕(见图4)、僧人列果(见图5)、村民普普德勒(30岁,见图6)、村民次仁平措的儿子次仁顿珠、村民措格的女儿格桑曲珍、村民珠龙措(女,又写成卓洛措,见图7)、村民丹罗(女)、次央吉(女,23岁,见图7)、村民索朗次成(见图8)、村民次仁拉姆(女)等;多人受伤、失踪,之后寺已被军警严密包围。发生在东谷区藏人僧俗民众抗议被当局军警血腥镇压的事件,被多家国际媒体报道,受到国际社会重视。中国新华社的报道承认开枪,但宣称因一名汉族官员受伤,军警不得不鸣枪。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任何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源:绛红色的地图~唯色博客 2008, May 23
原文链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