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可怜的词挖掘
打破沉静的内心
这种无聊的举动我们将持续多久?

如果沉寂之美是一种向往
那么死亡之美真的是诗人追求一生的理想?

人们,任凭你用世上任何一物
都将无法窥破孤寂困苦的内心

我还能说什么呢?三十年了——
一万个白日,我用来习惯死亡
一万个黑夜,我用来练习死亡

(1996)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